Friday, August 19, 2005

名片.Name Card

那堆重甸甸的名片,放滿了一個原本用作盛載A4影印紙的紙皮盒,大概是半個蘋果盒般大吧。他們陪伴我7個寒暑,是我歷年採訪的資產之一,也不記得花了多少心思和時間,跑過無數記者會或專訪換回來的。我應該跟名片們共同進退,還是不帶走一片雲彩?

最後,我選擇統統搬回家篩選,免得在大庭廣眾流露一臉唏噓。老實說,我已經接近兩年,沒有翻閱這堆躺在名片盒的卡片。多得科技先進,我4年前將一眾被訪者電話,以及採訪得來的名片資料,輸入我的Palm內,充當流動電話簿。自此毋須翻查名片,在小小的Palm上比劃幾下,被訪者的電話電郵,一覽無遺。

然則小小電子手帳無聲且冷漠,那種獲得被訪者名片的新奇與雀躍,已被要盡快將名片資料輸入Palm的壓力所取代。反正Palm已經妥善將手頭上接近5000 個電話分類,名片盒沒有用武之地,沒必要購買新的,我這幾年換回來的名片,鮮有落腳之地,乾脆像撲克牌般一張張疊起。

前幾天在公司收拾雜物時,拿起這些一疊疊用橡筋紮起的名片,不禁氣惱自己貪新忘舊,人情冷漠。初入行時,每收到一張名片,回到公司便仔細端詳,珍而重之將電話寫進電話簿內,然後小心翼翼,按公司英文名稱,放進名片盒。

那陣子我天天也把玩名片盒,像富翁數算自己有多少財富。大概上班後3個月吧,我收到第100張名片,覺得很有滿足感,興致勃勃地期待,盒子放滿名片那一個偉大的日子。

我記得,我第一張收到的名片,是一家叫萬順昌(VSC)的上市鋼鐵和建材公司,放入名片盒V字那一格。那是我第一樁經濟新聞採訪,好像是公布中期業績什麼的。取得人生第一張上市公司名片,我反高潮地呆在當場,因為我這個在大學只上過3個月Introduction to Economics的財經白痴,聽不明白整個業績報告,連什麼叫turnover(營業額)也不知道,筆記本上一隻字也寫不出。要不是同場的同事P事後解釋和幫忙,我上班第一天便吃「豉椒炒魷」。

萬順昌已然淡出我的記者生涯,P後來也負笈澳洲,今年再歸隊。可惜,歷史不會從頭來過,那些安躺在我的名片盒內,名片的主人們,已不知今夕何夕。

盒內的名片,大多數是科網熱潮時索取的。那些熱鬧刺激的人與事,我還記憶猶新;那些五花八門的公司,多數已人間蒸發。名片主人到了那裏?我不盡知曉。我聽過某某因公司上市不成,主席欠債「著草」;我聽過某大科網公司CEO早已告老歸田。

這一大堆過氣名片,是科網潮的歷史見證,還是人類貪婪的烙印?

人,每一天也要努力面前。也許,是時間騰出名片盒的空位,讓路給新的被訪者。

為了方便尋找電話,我甚至考慮購買Pocket PC取代Palm了,看中HP iPAQ rx3417,賣3180元,貪其可以無線上網,只欠如何將Palm的address book轉入Pocket PC的outlook,大家覺得好嗎?(Well,我還有好幾張印有Compaq的名片,當然是還未與HP合併前的事了,唉,科技「日新月異」,天地悠悠……)


我一部分安躺在名片盒,有家可歸的被訪者名片,但他們的公司大多已人間蒸發了

18 comments:

chauli said...

我總聽說,記者的最大資產,就是這些name card。

在我短短的12日記者生涯中,我都有把那寥寥可數的名片留下,包括印象最深的靳棣強。

但有時我會想,李超人、李兆基、唐唐啊、鄭大班、曾蔭權……這些人,是不是不必印卡片的?如果他們派卡面,都好攪笑……

星屑醫生 said...

除了連鎖信之外﹐原來還有連鎖blog——Blog Tag﹗

我被Stannum 點中了﹐要我寫五點自己的怪癖﹐還要點五位網友把這連開去……

所以點了你.

是個好題材呢, 能讓別人更認識自己.

gensan said...

名片固然是資產的具體反映,但背後所指應是所謂的 Networking(人脈)!

甚麼是良好的 Networking?例如對新聞記者來說,Networking 是那種可以在十萬火急的稿件死線邊緣,輕鬆地打幾個電話,然後與目標被訪者寒喧十數句套料;又例如對相機產品的記者來說,Networking 是那種可以一個人走到相機舖,與店員熟絡地打個招呼,然後將各品牌新機一一借走,毋須舟車勞頓拜訪各大代理。

如要公正評估一個記者的能力,在採訪技巧、邏輯思維和文筆以外,也要看他的 Networking 有多深有多闊。

康爸爸 said...

卡片盒有點像歷史博物館.我也有很多卡片,數年來沒有處理過.

很記得其中一張最早期的卡片,是的士佬"吳國雄",是做大學報紙年代得到的卡片,上面的call機是"111033xx,callxxxx",好驚.好彩,沒有卡片是5-33xxxx.那是還未入行.不記得嗎,5是港島區的字頭.

很多的卡片,已經人面全非.有些人甚至是已經轉了幾份工,或者退休很多年.又拉又鎖則未試過.但死了的,卻好像有幾張.

收費台的同事,間中會玩一個遊戲.例如,突然走過來:喂,我好忙呀,你幫我手打個電話....打比簡而清,電話係xxxxxxx.唔為意,真係會打.若果打中,有人聽,你就驚.

怪人道格 said...

我以前都有兩大盒, 不過離職的時候, 也把那兩盒卡片留給同事.

算是叫"遺愛人間"吧.

Anonymous said...

我最近買了HP rx3715,約$3500,暫時覺得幾好用。如果要買趁早,因為在9月14日前送1GB卡。

littleoslo said...

沒有脈絡可當不成記者喔

Agnes said...

約5年前買下一部SHARP的MD, 用了兩年, 錄音功能壞了, 結果被打入冷宮. 年初買下韓國JNC的MP3, 供了半年, 上星期出了問題, 向後forward的掣鬆了, 失效! 不能向後, 只能向前...

William said...

自己也有一大盒名片,但真正有聯絡的朋友,其實都不用名片,交換名片的,反而大多是只見過一面的人。

Eric 'Spanner' said...

名片共三盒,都是1999到2001年積下的,現在在我的電腦旁。朋友或非受訪者的名片放在另一處。

那些名片包括一些局長,彤叔、趙國雄、麥兆棠、未成名前的蔡東豪也有。有一張點字名片,也有設計成CD-ROM的。我有時想:人愈大,愈難回去傳媒當記者,但若能將一些名片保留下來,數十年後當成舊物展出,會很有意思。

Pema said...

知道你很忙, 不過還是邀請你參與bloggers 現在很流行的遊戲, enjoy:

http://pemasky.blogspot.com/2005/08/blog-tag.html

FlyingHorse said...

The name card becomes the record of history.

chauli said...

到你接「蕉」寫怪癖啦!

eggsplash said...

怪不得我當不成記者
收卡片時從不興奮
還有點尷尬
因為轉了幾次工
現在才有卡片派

ahlic 阿力 said...

告訴你一個秘密
空中服務員都有名片的
我也想過要印一些
但想不到要發給誰
所以作罷

也是多少有點希望
別人認得我
不是因為卡片吧

Florence said...

各位,對啊,我想說的就是人脈,不過多卡片不代表人脈廣, 沒有卡片的,人脈多極有限.

小瑮,我好似曾經有過李超人的卡片,但好像不見了,:-p . 你好像有新動向,是嗎?

還有,小瑮,星屑醫生和Pema, 我收到了,但未數夠5個怪癖,希望未來幾天可以"交功課"

Gensan,我想你就是那些"輕鬆地打幾個電話,然後與目標被訪者寒喧十數句套料"的超棒記者吧!

康爸爸,要keep住吳國雄張卡片,第日放去歷史博物館呀. 我都有張卡片, 物主已仙遊,很無奈哩! 至於打俾死人, 在柯受良死後,我有一日發現部palm入面,原來有小黑個手提,好邪呀!

德仔, 你點止"遺愛人間", 簡直慷慨解囊啦

Agnes,對於你的MP3和MD遭遇的不幸,我深表同情

小奧, 我都想我的脈絡強一點呢

哈哈, William, 你講中了交換名片的現實or虛偽

Eric, 好好keep住名片吧, 這是很珍貴的回憶

飛馬,我那些名片真的走入歷史了

eggsplash, 對於我來說,每次收到新卡片,也有新的驚喜

阿力,我還未見過空中服務員的卡片呢. 你網頁展示的相片很漂亮啊!

Panda said...

i see your blogger by chance (during searching 萬順昌),do you still not good in Accounting and reviewing annual report ?

as your first Name Card received #1001 萬順昌: today (10 Nov 05) market price closed at $ 0.78 and will announce the interim report on Dec 05.

if you have time - just spend sometime on this stock and may give you some big suprise within 1 yr.

Bye
Panda

ry said...

This momentousdecree warcraft leveling came as a great beacon light wow lvl of hope to millions of negroslaves wow power level who had been seared power leveling in the flames of power leveling withering wrath of the lich king power leveling injustice.wrath of the lich king power leveling it came as a WOTLK Power Leveling joyous daybreak to end the long WOTLK Power Leveling night ofcaptivity.WOTLK Power Leveling but one hundred years wlk power leveling later, we must face aoc gold the tragic fact thatthe age of conan power leveling negro is still not free. aoc power leveling one hundred years later,age of conan power leveling the lifeof the negro ffxi gil is still sadly crippled by the final fantasy xi gil manacles ofsegregation guild wars gold and the chains of discrimination. one hundred yearslater, maplestory mesos the negro lives on a lonely island of poverty in themidst of a vast ocean of material prosperity.dog clothes one hundred yearslate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