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7, 2005

香港沒有陳元春

在電訊盈科的網上白頁,沒有「陳元春」的登記。在Yahoo倒找到幾個,都是內地的幹部。你告訴我被控間諜罪的香港資深新聞從業員程翔,化名「陳元春」替台灣搜集中國情報,這可不會吧,「陳元春」這個名字太土頭土腦,太像臨時被安插的假名字。

你又化身消息人士暗示,程翔其實有婚外情,又說什麼誤墮台灣情報機關圈套。老天,程翔由此至今也沒有發言權,什麼也是你說的,估計也不會有公開審訊,太不公平亦不公義,人治色彩昭然若揭。

今日是程翔,明日又會是誰?

與友好在泉章居噴口水,吃着美味的茶果,數算着新出爐的兩份免費報紙。我們還未看得清新挑戰者的版面內容,據說新一份有大報背景的,又來勢洶洶。最近已暗地裏招兵買馬,成為第4份免費報。

以香港這樣人口密集的大都會,嚴肅媒體沒市場的惡性環境,再多幾份免費報章,必定搶爛市,人們才不會買報紙。外國可以免費報與其他報紙並存,是因為市場份額夠大,而且小報與嚴肅報章,各有市場。像香港這樣口味愈來愈單一的社會,收費報只有捱打。廣告市場不會突然膨脹,僧多粥少,到頭來又是分薄了。

8月12日後,我會放一個短暫而充實的暑假,為了走更遠的路而裝備自己。到時應該有較多時間更新網誌。

********

我的奶茶時光再有新相,歡迎參觀

9 comments:

poonwinghang said...

我們偉大的共產黨
屈得就屈就係佢地既絕技啦
捉左程翔 唔通就咁放左佢???
唔得, 屈佢三五七條罪
思想再教育一下
費時佢出黎又亂講野...

btw.. 希望你有個充實假期

cuiyao said...

到你放暑假!恭喜晒!

康爸爸 said...

有關程翔案,想說點題外話.

最近有幸與一位跑大陸線的香港記者,不如給他化名"陳小春",哈....跟小春談起在內地採訪的"經驗".對他來說是普通的事情,對我作為聽的那一個,就像睇戲一樣.

近期內地"流行"的村民集體被打事件.小春也有多次採訪的經驗.但那是"著草式",即是以極短時間到達現場,往往是很偏遠的鄉鎮,極短時間完成採訪,但落地一刻,已被公安,國安等知悉,因此要以極速逃離現場,有時是漏夜趕車逃出市區.隨後才趕來的記者,你知道有什麼下場.

"小春"另一次採訪領導人某次高度機密的活動.要在凌晨時份於北京長安大街某個角落偷拍.偷拍完成,要踏單車把拍到的材料送回辦公室.期間原來已被國安發現,一輛國安的私家車尾隨跟縱.小春被跟縱幾條大街後,仍無法逃掉,唯有把單車駛進窄巷.國安隨即棄車追捕....國安追到小春辦公室附近,不見小春的縱影,唯有放棄.原來,小春躲在辦公室樓下一部四驅車的車底,幾乎躲到天亮才出來.

小春經常被追捕,但只限於採訪期間.平日是安全的.不過,間中會有些有心人邀約見面,飯局.這些人,有些是好人,有些是無間道,有些別有用心.其中一類最常見,是小春身在其他省市的時候,原本知他行蹤的人不多,忽然接到不太認識的高幹,要員,國安的電話,邀請出來吃飯.小春心裡有數.飯局完畢,沒有下文.只不過讓你知道,小春去到天腳底,都會有人知道行蹤,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

Kevin Li said...

可憐的是,正如你所說,香港輿論的口味愈來愈單一,空間正在自我萎縮,雖然我用腳表達了一種不滿,但始終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感覺仍不是味兒。

percy said...

小春的故事令我想起以前記者生涯中好多「莞爾」﹕
某年採訪桂林空難,比行家晚了半天到達桂林,扮遊客,不過的士車長一路上問長問短,老謀深算地告訴我,香港記者都入住甲酒店,建議載我到那裡,我自覺遭人監視,偏要選擇乙酒店,到埗後通知電台我的住處。

由於收料不易,第二天一早check out,帶著輕便背包出外採訪,打算晚上才搬往甲酒店。晚上check in,對方告訴我有張香港來的傳真,原來是電台傳來的指示,但抬頭和傳真號碼是乙酒店的。好得人驚。
--------

Karson said...

I wish you a fruitful, joyful, useful and meaningful summer vacations!!

Florence said...

poonwinghang, 你個blog係sinablog十大,好威水呀! 共產黨的邏輯, 不是我這個黃毛丫頭可以理解的. 程翔肯定沒有公平審判的機會, 唉......

小瑤, 剛寫了電郵給你,請查閱

康爸爸和Percy, 你們的分享啟發了我寫新一篇文章, "大陸採訪歷險記", 請參考. 對啊, 那種無處不在的監視, 很得人驚.

Karson, 謝謝你, 我的暑假非常充實, 因為有很多煩瑣的工作要做, well......

Florence said...

Kevin, 如果我們積極一點想, 或許我們可以不斷將底線延伸,至少中國傳媒其實很努力學習香港的媒體, 特別是消閒雜誌. 不過對於受眾而言, 未來日子也許要委屈一下, 可供挑選的香港讀物種類, 會愈來愈少

Kevin Li said...

也不算委屈,只是感慨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另一個時代已經來臨。人的生存,就是要不斷適應變化中的環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