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0, 2005

輸賭

以為香港有否機會協辦奧運馬術賽,會在凌晨揭盅,天曉得被新教宗搶閘。剛好是周三零時,電視畫面顯示白煙從梵蒂岡的教堂徐徐噴出,鐘聲震天,國際版的同事要忙碌一番了。

新教宗拉青格露面時,我在下班途中,錯過了他迎接群眾歡呼的風采。我的部落格音樂亦是時侯更換,是馬友友的大提琴,演奏Ennio Morricone作曲的電影音樂。

臨下班時,跟進馬術賽新聞的同事小貓,仍留守在電視機前。單看香港電視台報道這新聞的排位(無線是頭條啊!)以及篇幅,好像香港嬴硬,我卻不敢抱太大期望,也不敢押注輸賭,畢竟我的賭運太差。

新聞不是賭博。記得一個月前的財政預算案嗎?公布前夕報章紛紛「事先張揚」財爺如何派糖,而我負責前瞻稅務,四出「索料」了解政府會否減稅。

「索料」途徑不外乎從政府官員和議員着手,前者很口密,後者會順勢推銷所屬政黨的倡議,講到政府已經接納了自己的意見,準確度五十五十。

消息顯示,政府傾向擴大子女免稅額,去鼓勵生育。然而友報卻說,政府會提供教育津貼,而非擴大子女免稅額,跟我所知的剛好相反。

那怎麼辦呢?我向多位經濟學者們請教,均覺得增設教育津貼浪費行政成本,而且日後取消較難,不及擴大子女免稅額夠彈性。我個人也相信政府真的會擴大子女免稅額的,但一聽到老總問我收料的可信度時,我頓覺心虛,因為無人可以證實我的消息和推測。我,其實不知道政府的終極取態。

我的「消息人士」是議員,不能盡信;而且友報張揚在前,信它還是信自己?幸好上司M救我一把:「唔好寫到咁實喇!」

於是,我在公布財政預算案當日的報道(那天下午才揭曉,見報時是早上,仍屬預告),便中間落墨:

「據悉港府為了紓緩中產稅務壓力及鼓勵生育,擬寬減與子女有關的稅款,考慮措施包括擴大子女免稅額,或增設子女教育津貼作扣稅項目。」

哈哈,很騎牆呢,但這是事實啊。記者職責是報道事實,我無法證實最後答案,只有寫出我所知道政府考慮的版本,「大包圍」已知的事實嘛,一定沒錯。

結果,我的消息是真的,我也慶幸自己沒有押注。其實,做新聞絕對賭不過,亦不能「估估吓」,押錯注翌日立即「見光死」,事實打倒揣測,全世界都知你衰咗,還是小心一點好。

不知怎的,放工後感到頭暈至今,有點缺氧的感覺。要提早收筆了。

5 comments:

Male said...

Take care!

el el said...

"記者職責是報道事實"
不過,真相如何,在不同人角度也有不同演繹.
以前的老總教我:一切就像一幅砌圖,你逐塊逐塊地找,拼著拼著,整幅圖畫就在你面前了.很多時候,你沒法找到每一塊砌圖,不過依著邏輯推斷,你還是知道圖畫是甚麼來的.
或者,我在雜誌工作,性質與你不同.我們一定要take side,分清誰是誰非,誰忠誰奸.這樣是否偏離了記者操守?我不知道,我也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怎做才是對.

MissLee said...

好彩有你的馬友友,才能敖過學生的煎熬,安然做埋下午!

Florence said...

Male,我沒事了,多謝關心

el el,謝謝你的留言,老實講,哪個記者沒有take side?只是在報紙上,不可直接說出自己立場,或者要找別人把口(例如議員)說出想講的立場.哈哈,我最鍾意用借人把口批評D離譜野,夠晒中立持平, ^_^

我同意故仔像一幅砌圖,特別是雜誌工作,記者像writer般說故事,要忠奸分明,才能讓讀者易於明白.

我提及那個財政預算案的故事,因為真相最終會公布,估都無用,所以我選擇忠於我所知道的事實.You know,政府有時真係無邏輯,神經刀嘛,真係搏唔過.

再講關於take side問題, 唉, 是非忠奸並不容易分, 我也不敢太早定斷,都係做個旁觀者寫出所見所問,穩陣一點.

Miss Lee,多謝捧場,我都覺得這一段音樂很好聽. 希望你的學生不會太難搞吧

怪人道格 said...

今天好了沒有?

練一練易筋洗髓功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