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4, 2005

撈油水

剛看了兩封行家的電郵,不約而同提及記者前景茫茫的無奈,我的心情很複雜,不知從何說起。只好寫點較簡單的內容,請先看以下真人真事:

雖然特首跑馬仔大局已定,各界好人醜人仍然想把握最後機會從中分餅仔。一日,我報道酒樓市道的新聞,致電某位業界權威講解市況,訪問完結後,他問我:

「你會出我哪個名銜?」我們通常引述業界權威為某酒樓要員,或者某飲食業商會高層的。我還未來得及反應,他已搶先自答:

「你說我是選舉委員會飲食界代表吧。」

吓?選委會又關酒樓市道事?哼,咁明刀明槍提及選委會身份,好cheap呀,分明想撈油水,睬你都傻。

*****
這類人之多,我們已見怪不怪;反正釋法妖氣衝天,戴了口罩也擋不住。

所以,當我在星期二晚,聽到天主教區香港主教陳日君話,大陸唔改基本法走去釋法,「當香港人係弱智」,我就好心涼。Well,呢句先係人話,不枉我苦等兩小時消耗的腳骨力。

陳日君那天出席紀念教宗的彌撒,選了一張教宗圈眼的相片。原來這相片攝於約20年前,那時一群記者和攝影師造訪教宗,教宗一時佻皮,倒轉頭扮攝影師,露出趣怪表情。

這樣圈着眼睛,看出來的香港亂局,一定很過癮.

教宗在天之靈,可會為怨氣戾氣煩氣污染得不成樣子的香港祈禱,消弭敵對與分歧,讓港人有勇氣向不公義說不?

港燦,你那關於傳媒的見解很有意思,我稍後會回應你的。請等我。

3 comments: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但事實上,不少香港人已將自己變為弱智了 ── 因為已經唔想理兩年定係五年特首任期,總之唔好煩我就乜都冇問題,但佢地冇諗過,如果乜都可以由解釋法律來解決,公務員減薪問題應該可以用釋法,一早攪掂佢,點解特政府又會同班公務員玩到去李國能那裡?

瑪姬 said...

傳說中的地通拿:
因為管理者弱智,所以就認為其他人係弱智。

Florence:
近日好多blogger都講自己既工作,亦擔心前景茫茫。我亦係其中一份子囉

Florence said...

地通拿,現在全香港對二五之爭已去到厭惡的地步,我有時都好迷惘,要堅持法律的絕對,還是面對現實.

瑪姬,別太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共勉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