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4, 2005

貧者愈貧(revised)

為了被訪者的孤苦無助,寫稿時我會心痛無奈。採訪時驀地顧影自憐,敲打鍵盤時一字一淚的,還是頭一趟。

2005年5月3日。稅務局派發報稅表的日子。

已經第三次出席稅局的記者會。局長劉麥懿明說着04/05年經濟如何如何的好,入息與利得稅收破了紀錄,我只覺事不關己,心不在焉。

「在03/04年,年薪30萬以下的納稅人,入息比前一年度跌了1%;但30萬以上的,入息卻上升了,」劉太一板一眼讀著講稿,我那顆四處遊蕩的心,突然揪緊。

「因為年薪30萬以下,很多是低收入低技術工人,經濟轉型下人工愈跌愈低,要靠再培訓轉型;30萬以上的,屬於高學歷,經濟好轉下,人工會受惠。」

聽到這句話,我沮喪得無以復加。30萬年薪,即是月薪2.5萬,多少報館記者也掙不到這樣的人工呢。但,按照政府的邏輯,因為「低技術」才有這樣「低」的薪酬,不足30萬年薪。

當報館記者的盡是大學學位或以上,卻得不到政府眼中「高學歷」、「高技術」的人工。是我們太「低技術」,還是這個行業太刻薄了。抑或這個社會出了問題,不單是記者,更多更多高學歷專才,在各行各業,也得不到一個有尊嚴的合理報酬!

訪問過一個被選為十大傑青的學者,她說,她那一代要靠努力讀書脫貧,但她的學生不願再念碩士博士,因為繼續讀上去,也看不到前景,香港既沒有多少教授以至博士後研究的空缺,讀完碩士的人工,分分鐘比學士還要低.她很無奈.

似乎,報館記者專業追不上經濟轉型,看不到前景,人工愈來愈奀,貧者愈貧,遲早被淘汰,要去再培訓。

48 comments:

Male said...

"「因為年薪30萬以下,很多是低收入低技術工人,經濟轉型下人工愈跌愈低,要靠再培訓轉型;30萬以上的,屬於高學歷,經濟好轉下,人工會受惠。」"
What? Chiseen. Ask Mrs Lau to come to private sector, to have a taste of real capitalism. Is the bureaucrat always behave like this?

Anonymous said...

看到Florence這篇文章, 我第一個反應是, 若政府公佈25萬以下的納稅人, 和20萬, 15萬, 10萬以下未入稅網的人的收入時, 工資的下降情況更可怕. 譬如說大學畢業研究助理, 十年前是1萬2以上, 現在是8千5, 碩士生研究助理, 以前是1萬6-8以上, 現在是1萬2...這是由於低技術造成的嗎?

i have posted it in inmedia: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8909&group_id=22

do you mind if i post your article to the "focus" of our website, i think people really concern about this issue. my e-mail is owlam@yahoo.com

熊一豆 said...

真有種深在宮闈問「何不食肉糜」的涼薄與無知。

倒真想問問劉太太,大學人工減完3%又再3%,我這個拿著大學以上學位、在高等學府流連的「低技術工人」,該接受何種再培訓、轉哪一種型?

吾輩「低技術工人」還要「有幸」落入稅網,乞兒兜裏的飯拿去喂一個只會問「何不食肉糜」的政府。

不要被朗朗上口的自由經濟主義蒙著雙眼,就像錄音機般播放︰經濟轉型,經濟轉型……低技術,低技術……被淘汰,被淘汰……。

這個政府好像從來都只懂得斥資巨額聘請昂貴的顧問公司做好看的報告,卻甚少做務實的研究。

開口都會說要轉知識型經濟,那麼請問要走的路,是尊哪一門知識,又貶哪一類學問呢?人工低了,到底是經濟體系的「自由」運作,還是某些政策使然呢?背後又體現了什麼價值取向?

問題還有很多,但很可惜,回答我們的,往往只是一隻鸚鵡。

(越寫越長添 :p)

港燦 said...

「因為年薪30萬以下,很多是低收入低技術工人,經濟轉型下人工愈跌愈低,要靠再培訓轉型;30萬以上的,屬於高學歷,經濟好轉下,人工會受惠。」

稅務局長劉太,你知不知佣金,花紅和薪金的分別 ?

小部分零售酒店飲食行業從業員、物業、証券、船務經紀、物流展覽業管理級及前線營銷人員、採購人員、核數、精算師等,上年獲發的佣金和花紅的確比再上幾年有顯著增加,但他們的底薪除國際級會計師樓外,大都無明顯增幅。

Florence said...

Male ,阿藹和熊一豆 :

你們的觀察很有意思,絕對認同高學歷所得報酬愈來愈低,這又豈是單純經濟轉型所能解釋?我很想作出類似的新聞探討,可惜還未搜集到相關資料.

不敢說政府涼薄,稅務局長說的低技術低收入現象,也是事實,只是今時今日,年薪30萬這條底線太過苛刻,與社會脫節.

港燦,很高興再見到你.你說的是一個我永遠搞不懂的問題,我成日寫稿話XX機構加人工N%,但係唔加人工的,仍是大多數.我們憑什麼說經濟復蘇,市民受惠?頂多說大家跳槽的機會多了.

林子揚 said...

很愛看你的blog,作了一個小評:

http://paullin1210.blogspot.com/

Florence said...

林子揚,你過獎了.如果新聞背後的故事,能讓大家了解新聞多一點,我很樂意告訴大家更多小故事.

瑪姬 said...

E~~ 我今日又係講哩樣野喎~~睇到三十萬個條線同埋佢既風涼話…真係激死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我做雜誌已經做了八年,老實說,實在有點心灰意冷,人工很像過山車,有高有低,但從來未試過年薪 30 萬,原來我是低收入低技術工人!

Hang said...

原來30萬年薪以下叫低學歷,咁所有大學畢業生都係低學歷啦,大部份靠支筆搵食既都低學歷啦,這個會是什麼邏輯?咁點解我地仲要讀大學?

希望該高官唔好再睇報紙、雜誌、網站,這應該是低學歷人士寫出來的,應該是低文化水平的,免得佢睇壞眼。

Eric 'Spanner' said...

老實說,CIR,就是局長女士啦,一向都是高薪人士。如果她從助理評稅主任做起,那時的薪酬也很不錯了。

然而如果今天從這條路出發,你暫時沒有機會向前走:蓋現在稅局不能新聘公務員級的助理評稅主任,向外只能聘合約制的,月薪一萬三千多(粗略估計是公務員級的五成),乘十二,就是十六萬左右,是很少數很少數的非「低收入低技術工人」!被會計師樓引誘過去,也很自然了。

回港燦:僱主填員工收入表時,花紅佣金薪酬大可分開,但評稅主任替你評薪俸稅時,往往有機會把它們評為一塊——端看哪些錢是怎得來的;所以混為一談,不足為奇呢。

Eric 'Spanner' said...

還有,合約助理評稅主任通常都是未到三十的大學畢業生充任的。

港燦 said...

Florence :

自己對記者薪酬偏低的現象,有以下的行外人粗淺觀察,記在 我的 blog裡。你們,特別是當記者的網友,有補充嗎 ?

港燦 said...

肥力:同意,除非稅局特別分開納稅人的底薪和花紅/佣金做統計,劉太是會得出那結論的。

MissLee said...

我跳過來教書,雖然每晚做到死,但一想到現在的薪金與以往相比,就覺得抵番…是很沒有邏輯的事︰做記者,要有頭腦,要涉獵廣泛,新聞系在大學收生標準又高,算係天子門生,為什麼一畢業就係地底泥﹖

但係教書既,一樣只係劉太口中的「低技術工人」,無年薪30萬,日日響學校擔擔抬抬,要再培訓轉型,否則縮班時一定被淘汰!

我成日同學生講,我都係藍領咋!

Karson said...

Government promote "Logistics", from my point of view, this is the next bubble after IT bubble.....

Frostig said...

Well, regarding journalists or reporters.
You don't need a related degree to become a reporter. For example, in the so-called most reliable Chinese newspaper, they ask all candidates to sit for a Chinese test. Don't really feel that Journalism graduates would have advantage over other applicants, maybe studying Chinese would even be better.
So, it is really unfair. I don't really see why it is so difficult to get into relevant departments in U's, in Hong Kong, such a 'money-oriented' society. Maybe it is because of the attractive prospective (illusions?) of becoming a reporter or anchor in TV Stations?

Anonymous said...

肥力:

以前好像沒有助理評稅主任一職。在轉制的開頭,很多都是從政府內部考選轉職過去。當時大部份轉任助理評稅主任一職的人,大都是政府裡面的二級文員,亦即是現在的助理文書主任。政府非公務員合約員工,一般都比同等職級的公務員職位薪酬為低。這樣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於合約精神來說雖是沒有任何抵觸。但這樣對合約員工來說是非常的不公平。

說實在的,你真的不用擔心政府門的人手問題。據我所知,除了當年 USD 年代發生過康樂助理員人手短缺的問題外,至今好像還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雖說除了警務處外,政府其他部門現時只能夠聘用那些合約制的非公務員合約員工。但當初的安排,大都是為了解決市場上的失業問題。因此,很多這類合約制的職位都是臨時性的。在沒有須要或人手過盛的時候,那些職位是可以除時被刪減的。

相對於政府非公務員合約員工,那些政府外判服務承辦商的職員薪酬更是少得可憐。雖說在合約訂明的條件,勞資雙方是一早清楚。但基於市道低迷,以及職業市場的就業緊張的情況底下。面對奸商的壓榨行為和政府的莫不關心,那些員工雖然滿腹牢騷,但他們亦只可以忍聲吞氣地幹下去。此情此景,政府一眾高官以及工運人仕,何曾試過認真地為這類弱勢社群分憂與排解他們現在所面對的問題?

另外,若以物價來與其他城市比較香港工人薪酬的高低。許多香港打工仔的薪酬,確實是少得可憐。

Male said...

"報館記者專業追不上經濟轉型,看不到前景,人工愈來愈奀,貧者愈貧,遲早被淘汰,要去再培訓。"
After reading this, I feel very sad. :(

diana said...

totally agreed with what you've said.

Florence said...

瑪姬與hang,明白你們的憤怒,我更憂心的是,這個高學歷低收入的現象,只會愈來愈惡化

地通拿,做IT雜誌在科網潮時,人工好高呀,唔知到依家行程點樣,我唯有安慰自己,給一點時間當磨練吧

肥力,會計行咁好撈,睇怕無甚人有興趣做助理評稅主任了

Miss Lee, 你轉行後,新入行記者的待遇比從前更差,不過教書還有望衝破30萬年薪大關啊

Karson,我都好懷疑物流係咪咁好景,好彩現在還未出現bubble

無名氏,male和diana,我只得無語問蒼天了

Anonymous said...

被選為十大傑青的,除了學者,還有"胳肋底之后"陳慧琳。她甚至連世青也拿下了。

觀乎她的演技和歌藝造詣,似乎做明星是屬於高技術、高學歷那一伙。

這個社會越來越重視外表,多於工作的性質和能力。

Male said...

"我只得無語問蒼天了"........... ;(

everyhappines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nonymous said...

我宜家仲係一個中六生,諗住讀浸大傳理系,之後走去做戰地記者。Miss就同我講話做記者好辛苦架,我心諗:辛苦咪辛苦囉,有邊份工唔辛苦。
但係睇過Florence姐姐依位內行人咁講之後,心都翳埋。
所以嘛,有人問我第時想做咩呀,我大概會答:無咩丫,諗住做狗仔隊追下明星,高角度拍攝林志玲之後拿d相返報館話係獨家相之嘛。

XexeX said...

打政府工,有D齋影印做左10年既,跳Point後都有兩皮人工,呢D就叫低技術人士。
做去打工,讀完Degree有幾年工作經驗,但俾老闆減完人工後得番皮幾人工,呢D都叫低技術人士。
政府入面,用工作時間讀完Part-Time Degree,再等跳Point同升職,每日附責點樣俾鑊人,自己唔好"咩"鑊,果D就係佢口中既高學歷、高技術人士

貧者愈愈,富者愈富,香法愈黎愈"共產"了

Anonymous said...

你對前途的憂慮,真令我不知應說甚麼才好,我甚至覺得局面有點滑稽(我是說我而已,主要因為我們「認識」的原因),不過錢是重要,我想興趣也真的很重要。如果你真正喜歡你現在所做的,或至少工作性質還是你所「享受」的,即使此間有看不見岸的徬徨,亦只有苛刻的待遇,這工作至少還有守下去的價值。

我記得我中學同學在我剛剛做事時叫我回頭,她說我根本另有所好,說幾年時間的錯誤投資,對工作生涯要至五十五歲的人只是「微不足道」,如果我在我真正喜歡的行業裡工作,這些時間很快就能追回。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抱住「明日定比今日好」的信念,上天給予我們難題是要人發光發熱,歷盡艱辛,付出所有,不是要人走投無路;這樣的世界才好玩吧!

- mfy

Anonymous said...

XexeX:

兄台之言論是否有點過激? 不論政府部門,或在私人機構內,都會發生如如兄台所描述的辦公室政治。只要有多過一個人的地方,就有可能發生以上的情況。套用俗話來說「搵食o者! 駛唔駛咁呀?」,每個人的際遇各自各不同,各有前因莫羡人。

el el said...

其實,你有無諗過轉公司呢?
以我所知,有些傳媒機構人工也不賴.
不要心灰啦!

Eric 'Spanner' said...

介紹政府工種的無名氏:你提到的助理評稅主任的來源也聽說過。至於外判工,他們的待遇實是劣甚,不時聽到有些從事基層運動的年輕朋友替他們,以至大學的外判清潔工爭取。

中六同學:我以為,在香港做好的新聞,有時候不能靠打傳媒工,但呆在一間傳媒機構練數年基本功,做一些你未必有心做的採訪,想是「必要之惡」。不知florence跟alex或其他尚在媒體努力的朋友怎看了。

Florence said...

中學生,這個時勢,做甚麼工作也要捱,不要想太多,而且做記者不一定要讀新聞的,選科時切要揀一科鐘意讀又有前景的.

mfy,你很樂觀,多謝你

xexex,你說的情況,大概反映了過去好市時的工種失衡,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不易解決,不過你還年輕,還有很多選擇

elel,我想,我應該是樂於面對新挑戰的人吧

肥力,無可否認,我現在工作的機構,的確是報界的少林寺,有很多磨練的機會

Anonymous said...

肥力:

你是在稅局裡面當助理評稅主任的嗎? 經濟開始好了,連帶就業市場也比往年更好,聽說政府裡面的臨時工都開始在市場上找出路了。你有這個打算嗎?

根本問題是現存的勞工法例並不足以保障勞動人口的生計,以及阻止無良顧主利用法律上的灰色地帶來欺壓員工。

Anonymous said...

mfy:
多謝你鼓勵

Florence 姐姐:
我真係有心投入記者行業,人工低過「市價」實不太要緊,聽行內長輩話,初入行既新仔要先學做簡單既港聞,即係做跑腿,不過我想請教妳一下:
做傳媒工作者雖則不一定要修讀傳理系,但本人情況如港燦兄當年差不多「跟足社會最主流的價值觀去唸書和做事 : 讀英文中學,考英語課程乙、讀易搵工既理科」,修讀理科科目,始終對於經濟,歷史之類會比較陌生,自己又不如港燦兄精通財經政治,咁既背景同條件之下會唔會比較遜色?

無知的中六生

口痕友 said...

雖然話不要因其言而廢其人,但相由心生,劉麥懿明真係越睇越樣衰。

一句到尾,呢個八婆好很醜

過氣法記 said...

我轉型讀Law咪又係得個做字. 打工那有發達. 工字不出頭, 出頭都歸黃土啦. 弄個Francise 開漫畫店都揾到大約三餅一個月, 再唔係出個的士牌收租或者入幾手地鐵收息把啦.

el el said...

中六生:
恕我搭一搭嘴.
點解你會想做記者?恐怕理想會同現實有相當出入噃!
另,你想做邊版o既記者呢?政治,突發,財經,飲食,旅遊,娛樂,科技...
我都係讀理科出身,不過大學就讀經濟.

Anonymous said...

不是很特別樂觀,只是看得出你真正喜歡做記者,所以沒必要放棄啦,當然,你可能也有更多其他想追求的目標(例如,如你舉例208/209的海外進修)

茫茫人海,香港人又那麼多,遇得上你的blog,也總算有緣吧。(所以要鼓勵一下) =)

還有,當年我在liverjournal是想用overtherainbow 作 username 的 (but is taken),所以可能覺得親切吧。

- mfy

Eric 'Spanner' said...

無名氏:我*被*助理評稅主任管的,職稱是合約助理稅務主任,類同政府的ACO,助理文書主任一類。

當然有點不是味兒,蓋自己有一個學位;但那並非會計,在稅務局無甚用武處。

一旦走了出去,自當在自家blog告知。

Anonymous said...

雖然我無確實數字,但我可以肯定,香港社會年入30萬的人是大多數。這個理由虧我們的稅務局局可以說出來,這實在令人慚愧!特區政府有沒有做過什麼去紓緩貧富懸殊?

PS:Florence你還記得我嗎?四年前我們做過短暫的同事。我記得你是在○一年七、八月左右,由經濟組調往港聞的,我當時坐在你背面呢!我是在○一年十月離開的,之後可謂幾歷滄桑了。我想你不大可能記起我的名子了。我留下電郵吧,有空聯絡。
chinesetea_hin@hotmail.com

Ninja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Ninja said...

社福工作人員的薪金減完入減,他們必定是Mrs Lau口中「超低技術」及「需要再培訓轉型」的一群了...

cuiyao said...

工作與私生活都忙,一直沒有看見這文章。
同事最近都在概嘆這問題,他說,做記者十年,分分鐘月薪都唔夠兩萬。做了三年記者的他,已決心轉行商界。
至於我,同樣一直心郁想轉行。如是下去,瑤媽瑤爸退休了,就要跟我一起吃穀種,我怎擔當得起?
可幸我年來都很幸運。過去一年曾象徵式加了人工,最近亦因為不斷有人挖角,公司亦同意加薪留人。
這行就是這樣,好像沒有完善的薪酬基制。想要人工加得快,就要廣交行內人,或者做點成績,等人挖走你。無人挖的話,好快會霉死。(加上非人的生活時間,分分鐘連拖都冇得拍,除同事之外斷盡六親,仲唔霉死?!)
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不知你怎樣看。

Florence said...

阿軒,很高興在blog海相遇呢,近況如何,電郵聯絡啊!

Ninja,我的弟弟也是合約社工,絕對身同感受

過氣法記,你起碼比我多一張刀,點都鋒利一點哩!有讀law的意志與熱誠,非常佩服.

栗子,曾幾何時,我都經歷過你目前的情況,一句講晒,你有價有市,有機會就要把握

gensan said...

真巧合,我是在十五樓的電腦雜誌返工的。既然大家同公司,或許經歷也不會相差太遠。

我只能說,本刊的薪酬釐定準則極度騎呢無厘頭兼不科學。以我五年前剛加入時為例,由於那時我只是 Freshgrad,所以只能獲取最基本的起薪點,但一些比我遲入行的記者,即使之前沒有相關採訪或編務經驗,但只要是有其他工作經驗,起薪點即會比基本起薪點多一千元。我認為這是無意義的差別待遇,後來事實亦證明我絕不比那些擁有所謂工作經驗的人士遜色。

到了近年,奇事愈來愈多。基於近年凍薪/共渡時艱/沙士等萬九幾個藉口,在本刊工作多年的員工如非有幸升職,加薪幅度可說是極為有限,我這麼多年來也只是加過數百元而已。但我側聞最近有位離職的同事,他與我同期入行,在外輾轉做過幾份傳媒工作,約一年前加入本刊,最後頗不歡而散地離開,但原來月薪也比我多千多元。我不敢說自己非常重要,但總算是雜誌內話到下事的人(但無升職喎,即是責任就愈來愈多,但著數就無你份),但人事部和管治高層這種賤視合作多年員工的行徑,實在令人遺憾,其思想之官僚亦可見一斑--你不滿意便走吧,我請過其他人並不困難,反正識字的人多不勝數(我懷疑他們對入職者的要求只是識字便OK,否則怎會經常請了些奇人回來),社會上還有大量雙失沒工作呢。

我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同事之間基本上嚴重 Underpaid 的例子,基本上俯拾皆是。

Florence said...

gensan,

絕對明白你的感受,看來我們大可齊齊落8樓或者1樓傾傾

gensan said...

好的!但願在大家遞信之前出現這個機會!

sputnik said...

人手trackback:
http://blog.yam.com/sputnikworld/archives/125518.html

danRyan said...

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當了2個月記者便離開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