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6, 2005

佛祖的花花世界

短短兩天,訪問了兩個宗教領袖(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寶蓮寺新任方丈釋智慧法師),寫了三個香港主要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佛教)。最難忘還是這一幕:

農曆四月初七,佛誔節前一日,我上了大嶼山寶蓮寺。寶蓮寺有一個大禮堂,我跟隨釋智慧法師參觀,堂內擁擠的坐滿了數百信眾和遊客。在這佛門清靜地,傳入耳朵的不是佛經,是歌曲「花花世界」──對,是陳慧琳那一首,這刻由唐韋琪,站在台上釋加牟尼像前演唱。

在佛祖面前唱花花世界?嗯,大概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最高境界吧。

釋智慧法師剛於上周榮升方丈,信眾向他跪拜Posted by Hello


歌唱完了,還有目不暇給的文娛節目,像變臉、雜技、疊羅漢、嵩山少林小武僧打功夫等,大伙兒看得拍爛手掌,智慧法師也着我看完表演才提問,我這凡夫俗子以為歡樂今宵搬上寶蓮寺,有點不協調。

然而,這是旅遊發展局和離島區議會撥款資助的「重頭戲」!話說農曆四月初一至初八,寶蓮寺舉行浴佛慶典,數年前智慧法師向區議會提議,連續8日舉行文娛活動,政府覺得有助吸引旅客,便大力支持。寶蓮寺找亞視派出藝員助興,又找來嵩山少林小武僧等各路人馬表演,種種活動入世得很。

活動搞了幾年,確實吸引了不少遊客,反應不俗,據說期間有5萬旅客訪寺呢!智慧法師說,活動可以讓旅客各取所需,「如果單唸佛經,便沒有這麼多人來了」。

終於明白,政府幹麼搞東涌吊車直達昂坪(寶蓮寺所在地),幹麼搞大佛廣場,幹麼在寶蓮寺附近搞市集,那管這些放在寶蓮寺,是多麼的錯置。

左邊是寶蓮寺擬興建的萬佛寶殿,在現有的大雄寶殿後面,現爭取政府批地Posted by Hello


寶蓮寺一直爭取政府批地興建七層高的「萬佛寶殿」,雖然稍為人工化,但我寧願看萬佛寶殿,多過去市集──市集比比皆是,萬佛寶殿只此一家。

這天,寶蓮寺一帶很大霧,連天壇大佛也看不到,感覺很出塵。看着煙霧籠罩昂坪吊車工地,想到將來霧中盡是一家又一家店舖與酒樓,一切如此不真實,我有點迷惘。

11 comments:

willsin said...

I think of what Jesus would do to the secular temple:

And Jesus went into the temple of God, and cast out all them that sold and bought in the temple, and overthrew the tables of the moneychangers, and the seats of them that sold doves,And said unto them, It is written, My house shall be called the house of prayer; but ye have made it a den of thieves.(Matthew 21:12-13)

的確, 於佛家而言, 無法即是法.
但他們這樣做,是跡近無法無天了.

tungpo said...

據聞早在政府有意建吊車前,寶蓮寺方已有自己發展的鴻圖大計。這是後來官府要把巿集交給地鐵寺方要封寺對抗的原因。

香港佛教寺院,似商業集團多過宗教團體,寶蓮寺那法師,更像個CEO。

這,可解釋為何相對天主教、基督教而言香港的佛教社團較為恭順。

星屑醫生 said...

早安florence,
我是個基督徒, 對別的宗教也很尊重. 不說別人, 說我自己, 有時看見教會敬拜打band也感到怪怪的.不過那可是世界大勢所趨呢.

少少想法:
1. 問題不主要在於活動形式本身, 也不在表演者, 因為通常做得表演者, 他本身往往是很敬虔的. 問題在於受眾吧, 我相信你與那數百信眾和遊客在信仰的接受與期望上會有差異. 就像我, 聚會中很多人唱詩唱得很投入, 可是翻來覆去的唱我就覺得很累.

2. 活動作為慶典, 表演與同歡沒有問題.如果作為靜修或個人追求就不太貼切.

3. 即使與眾堂同樂, 是不是就不夠屬靈呢?也不能一概而論. 就是聖經也說有人總看不慣耶穌常常參加筵席. 我想, 也不必太局限自己認為靜靜的做=屬靈,熱鬧的做=屬世. 對於信徒來說, 有沒有真實的信仰最重要, 形式只是末節.

4. 當然資本主義社會"利益"無所不在. 也不必太大驚少怪了.

ps. 千萬別筆戰. 和而不同, 和而不同啦.

星屑醫生 said...

那裡看得到你的訪問稿? 我想看, 尤其是陳日君的. 我是覺得他很得的.

星屑醫生 said...

很長氣. 反而見到曾當奴主持浴佛禮就有點不是味兒就是.

(in)spector said...

上面幾位朋友好似對寶蓮寺的表現不以為然,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清楚其表現的真正目的。但是,我認為佛教一向給人的感覺是出世的,與大眾距離很遠。要傳教就有必要普及化,不入世則如何渡眾?

佛家有「雲門三劍」禪悟三個境界之說:一、截斷眾流。二、函蓋乾坤。三、隨波逐流。可出世可入世,境界才高。難就難在,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要入世而出世,又不被欲望所迷惑,需要很高的修行境界。

misstaipo said...

其實世人大部份都只是著重形式,又要「唔蝕底」,大師便是看透這點。一為神功二為弟子,寶蓮寺多人去,各方都有著數!!

Florence said...

Willsin, 通寶, 星屑醫生, 小基子:

釋智慧是個很有CEO頭腦的大和尚,看他幾年前封山事件的手腕,如何爭取大佛廣場的管理權,如何發展寶蓮寺,已略知一二.

所以今次搞浴佛節文娛表演,我不覺奇怪,只是感慨搞旅遊,一定要搞歡樂今宵式的活動嗎?一定要搞商場嗎?文娛活動與其他古廟的廟會不同,廟會有歷史和當地文化內涵, 但歡樂今宵式的文娛大會隨處可見, 它突出不到寶蓮寺的特色. 政府在寶蓮寺附近發展的什麼食肆什麼商場,也不見得與寶蓮寺有關係.

香港總愛發展一個又一個沒有脈絡沒有性格的旅遊點,很令人可惜.

我不敢說在佛祖面前唱花花世界,是色即是空還是褻瀆神明. 星屑醫生提到的打band崇拜,我也去過,起碼打band都係讚頌主吖,但係唱花花世界同佛教沒有關係啊, 真係R頭.

Florence said...

Well,我覺得傳教確要入世一點的,我關心的其實是推廣旅遊的形式,以及那些旅遊點子的錯置.

釋智慧是一個很有趣的法師,令我大開眼界.

通寶, 我訪問釋智慧時,問他如何支持佛教徒參政,會支持他們上街嗎?他答我:上街騷擾到社會就不好了,而且搞政治,是指福利事業,辦學呀一類,而從政的好處是, "就像辦學,朝中有人好做官嘛"

這或許已反映他的政治觀

星屑醫生,關於釋智慧的報道,我要找找有沒有一個不侵權的網上版呢,至於陳日君那篇,其實是我"walk in"去他的office,問他幾句關於中梵關係的回應,較為沉悶. 方便的話,請將你的email等聯絡方法e貓給我,待我找到時再告訴你. 我的電郵:
florence519@gmail.com

大埔小姐,真的,我覺得釋智慧好掂,至於那一班旅客們,有多少是佛教徒,那便天曉得了.

Anonymous said...

"花花世界"的原唱者陳慧琳,她的藝名"慧琳"亦是從僧侶的法號而來。

anson said...

hi. firstly, i really like your words. really nice...

i agree with you about tourist events. i have been thinking a lot more on cutlural tourism, especially after the west kln concept which i think is problematic (besides the problem of the constrcution in itself).

cutlural activities are embedded in so many aspects of life. they do not necessarily to be, as what you said, like a "varity show." somehow, tourists want to get something by themselves, to explore by themselves, rather than "receiving" the standardized kind of events.

i have to think more... may involve in a waichai cultural tourism project... if it is confirmed, will certainly let you know.

again, learn so much and is inspired by your writings all along.

thank you.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