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8, 2005

兩個C壹個D

兩個C壹個D,我的朋友。

****

第一個C,塵翎。我認識的第一個作家朋友,兼一級好友。

因為她,我找到勇氣,走過工作和感情上,最難熬的日子。

因為她,我看到一個對文學和文化充滿熱誠,睿智而有見地的香港女生,如何遊走地球村,繼續旅行,繼續寫作,繼續做夢。繼續,做自己。

自主,脫俗。

她在內地雜誌《書城》和報章《21世紀經濟報道》撰寫文化專欄,結集成書,配上詩意盎然的書名:《六月下雨 七月炎熱》。華藝出版社出版。

信我,此書文章很用心,見解不落俗套,文筆清新。像張國榮逝世的一章,展現多層次的悼念與反思,由張國榮到Narcissus,漫談到最後的貴族,檢視電影“春光乍洩”與“阿飛正傳”兩個憂傷的離別場景,那個無法回頭的輓別,文末幽幽一句「重新開始,是今世的讖語,來世的祝願」,令人低迴。

此書可託香港的簡體字書店代訂。我曾於旺角的「綠野仙蹤」書店(許留山/海天堂樓上)見到有現貨,就算代訂,兩星期內也有貨。人民幣兌港元一兌一,盛惠22大元。

讀到這裏,閣下恐怕開始不耐煩。唏,好朋友嘛,又是好書,當然要賣廣告啦!

******

第二個C,Cuiyao,小瑤,Dear Life(前身是栗子俱樂部)的Blog主。我第一個在網外相認的Blogger。

我與小瑤的回憶,盡是酸辣味道和狗隻的痴纏。

那一晚,我們走上銅鑼灣一家養了3隻史納莎的樓上Cafe。然而,史納莎們只是配角,一頭健碩而乖巧的拉布拉多犬,跟顧客主人徐徐步入Cafe,成為眾人焦點。

拉布拉多犬在我身旁坐下。我一臉憐惜,輕撫狗兒的額頭,又伸手在半空作打招呼狀。拉布拉多犬竟然自動伸出右前腳,噢,牠以為要「hand hand」呀!第一次有狗兒跟我「hand hand」,我可來不及興奮呢。

牠的小腳掌濕濕的,我竟不覺反感。玩累了,拉布拉多犬把頭部擱在我的大腿上,靜靜的不吭一聲,cafe老闆娘忍不住笑牠:「喂,你好嗲噃!」

實情是,拉布拉多犬很饞嘴,想從我身上討點吃的,怎料我一條骨頭也沒給他。想到這裏,舌尖殘留的冬蔭功湯味道,又再在口腔遊走,酸酸的,帶點微辣。

炎熱的一晚,人和狗,也很溫柔。

****

Daphne和我(持相機者)Posted by Hello


D,Daphne,我的第一個辦公室好友。

認識這個推心置腹,不離不棄,慷慨地伸手扶你一把的基督徒好友,我,無言感激。

我們曾經在經濟版共事,彼此親密無間,與她的直線電話號碼,只差最後一個數字。直至我轉往港聞靜態組,各自培養不同視野,對談時迸發更光亮的火花。

早前最忐忑不安的日子,她一手拉了我上日本館子宵夜訴心聲。啖着鮮美的三文魚,盤算着前路,我們都知道,眼前是一次又一次的磨煉。

我記得,苦惱了好一段日子的我,在館子的艷紅燈光下,終於對準鏡頭,一笑。

****

漫無目的地數算着人和事,也許是生日前倒數的賽前檢討心態作崇,珍惜那些擁有的,緊記那些快樂的點滴。

7 comments:

Male said...

Finally, you get over it. Many congratulations.

cuiyao said...

係啦,隻狗好似想認你做主人0甘。

Phoebe said...

十分同意Florence對塵翎的看法,一點也沒有賣廣告之嫌呢^^
那年我在香港某報看她的專欄,已被她的文字、觀點和"閱"歷所吸引。
現在的專檔作家大多數是知名度高而可讀性低,所以她的專欄變成萬綠叢中一點紅。
i'm lovin' it.
《六月下雨 七月炎熱》我也有了,人好書也好,留待自己去發掘吧!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呵呵,好似見過 Daphne ,但唔知佢認唔認得我?

Duke of Aberdeen said...

我估我見過Daphne吧,世界真細小。:-)

Florence said...

male,出外靠朋友嘛!

小瑤,我很掛念那頭拉布拉多犬啊!

phoebe,遇上你這位知音,真好

地通拿和公爵,對啊,世界真細小,小得真奇妙,你們遇過D,也許一天我們也會相遇.

Anonymous said...

好奇一問:為何大家會悼念張國榮?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