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7, 2005

宇宙獨家

那一煲麻辣火鍋可真有點問題。除了我,一同大吃大喝的W也病倒,失了聲。

而我,周三上班出勤,乖乖繼續服藥。服咳藥水時,我有overdose的傾向,今次也不例外。明知藥水是催眠藥,我拖到傍晚做完訪問才吃,大不了晚上寫稿時打瞌睡,總好過在被訪者面前出醜。原本吃10ml的,我倒呀倒呀倒了20ml,還未夠時間便服第二次藥,也許太心急想復元了,想想也覺自己過份。

於是,overdose後的我輕飄飄的。我想飛。可惜思緒飛得不遠,腦海浮現的盡是蔡菜子的咭咭笑,當撈曾講釋法時的一碌木。幹麼不讓我見到「大長今」的閔大人閔政浩呢,起碼靚仔D,養眼D嘛!

亦因為overdose,我開始聲沙,教訓我別再吱喳。

港燦話,點解傳媒咁鍾意用「全港獨家」來引述新聞,問成日爭認呢D第一黎做乜,勾起我今日的滴汗經歷。

我負責房屋新聞,今日見到友報寫「市建局擬購居屋安置觀塘居民」,以及「麥花臣球場改建胎死腹中」,屬於我的新聞範疇,但我沒有這兩宗新聞,心裏當堂滴汗。

報館的晉升階梯是這樣玩的,每個記者被派跟進某個新聞範疇,例如保安呀、醫療等等,基本職責是報道範圍內的大小新聞。想有表現博升職嘛,唔該識多D消息人士(上述新聞全是引述消息人士的.消息人士的新聞,通常係機構高層約報館高層的放風飯局), 爆多幾單獨家新聞,好似100米衝線咁,此之為「良性競爭」。老細覺得你有爆炸力,咪有得傾囉。

我是哪類人,自己心裏有數。通常用到「本報/本台」獨家的,其實旨在告訴老細,我有料爆呀,或者我搵到權威人士獨家做訪問,有表現呀。

最近的傳媒生態,已經發展到獨家報道是否有料到,已不再重要。政府看準傳媒這種心理,不時借傳媒吹風,將未成熟的構思告訴傳媒,當傳媒報道「政府擬XXXX」後,如果公眾反應差,便放棄原本想法,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可憐傳媒被跣鑊甘。

「本報/本台獨家」夠風光,天曉得「本報/本台獨漏」夠核突呢──這是每一個記者的噩夢!

────Over the Rainbow記者Florence宇宙獨家報道

12 comments:

港燦 said...

呢排周一嶽不斷吹風,辛苦妳了。周一嶽不是渾渾噩噩喔。

Florence said...

周一嶽的新聞,不是我的工作範圍,不過呢排政府東南西北風都吹勻,特別寒風陣陣!

ivan said...

政府最近高招了不少, 公關手腕日見靈活, 當奴比董事長更是醒目. 傳媒在咁既環境, 又要爆料, 又要唔俾政府玩, 真是難為!!! 希望房屋新聞唔會好似政治新聞咁樣, 咁具爆炸性吧!! :p

MissLee said...

本地新聞業競爭之白熱化,已到了雞毛蒜皮都鬥一餐的境地。事情進展少少都當大新聞。無他,如佛大姐所言,同事間也要競爭進步嘛。猶記得當年做教育新聞,教育改革已講到爛,報告都出晒街,做細既,都無甚可爆。現在離開了,教埋書,甚至連教育版都不想看!

cuiyao said...

你要保重。

好怕所謂老獨。以前老細0係興雞毛蒜皮0既故仔度都整個獨家GRAPHIC 落去,或者所謂做'假頭'。做記者0既我只覺得好嘔心,一0的都唔威。

Florence said...

Ivan,署理特首很會利用傳媒的,想着將來被玩的日子,心裏便不好過.其實房屋新聞也有這種吹風現象,特別是領匯事件那一排.其實政府那套是否work,大家心照,之不過佢係官方權威消息,你又要寫罷了!

Miss Lee,其實我好怕爭新聞,香港傳媒鍾意鬥爆炸鬥搶,偏偏不夠深度,我寧願做有深度些的故仔,好似明周book B今期講救救胡同那一些啦.

栗子,我提起老獨就怕,邊過買報紙雜誌係為咗獨家新聞吖?可能份刊物送多幾張大長今海報,就會仆倒去買

sidekick said...

上年港台頒獎禮個promote, 有句o野好似係咁:
破天荒再度合作

死未?

Florence said...

Sidekick,看見你quote的一句,我有點面紅喲,我平日寫稿,都習慣用首次呀,破例呀等用詞,來強調新聞的重要性的.以後要留意一點了.

至於破天荒這個字,就好像未用過,始終比較誇張嘛.

ps:你很早起床呢,早睡早起精神好

hegelchong said...

推介了你的文章,請看: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24207&group_id=22

希望你不會介意.

錢恨少 said...

housing beat 有前途是民生大beat, 努力吧.

Florence said...

hegelchong, 謝謝你的推介,你的blog內有關部落格文化的探討,很有意思

錢恨少,房屋新聞的處境比較尷尬,是夕陽beat了,但房屋政策對民生有很大影響,我還在鑽研如何轉型. 你對新聞行業似乎挺熟悉呢

Anonymous said...

Dear Florence,

I used to be a court reporter in the 90's. Now, I "cheat" my living by some other "decent" means.

Yours,

錢恨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