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7, 2005

無賴

我自問不是慈悲為懷的記者,遇上無賴被訪者,會跟他鬥爛,反唇相譏,然後將對方的無賴行徑當笑話講。當我遇上海洋皇宮的趙姓股東時,無賴得令我大開眼界,是經典中的經典。

我還記得周五晚,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常任秘書長張建宗狠批海洋皇宮僱主不道德時,我致電那名趙姓股東,他立即連珠爆發:

「小姐,我梗係唔係不道德,我入股22個月投資了幾百萬,現在什麼都無呀,點算不道德呀,

「如果我無良,我一早已炒了所有員工喇。今次件事係九倉(酒樓舖位業主)問題,九倉不續租引致酒樓損失,人地唔畀缽頭我,又怎會乞到錢給班伙記呀,小姐,你話係咪嘞?」

「你繼續講啦,」我唔認同佢,但又驚佢收線,唯有拖住先。大佬,有錢開新酒樓,都唔俾遣散費,仲叫做有良心?我都係第一次見。

他隨即向我詐型:「小姐,你又不來酒樓,你東問一忽西問一忽,我點答你呀,人地XX日報同Y周刊都同我在酒樓,做足1個鐘訪問啦。」

「趙生,你睇清楚XX日報明日點樣寫你,先至同我講啦,」叫我夜晚9點幾來酒樓?我還要交稿架,睬你都傻。

「我唔怕人地點寫我,寫衰我咪寫衰我囉,」趙姓股東答得夠爛。如此爛撻撻,同佢鬥爛都無意思,都係趕快問完我的問題,走為上着。

「點解你找個買魚的做酒樓新股東?」海洋皇宮在三月換走舊股東,換上一個姓范在石峽尾街市買魚的女人,她是唯一知道名字的股東,被友報稱為買魚阿嬸管酒樓。

「佢係我老婆嚟架,點解唔得先?」嘩,我差點噴飯,簡直係反高潮的笑話,我忍着笑再問他:

「政府話考慮將唔俾遣散費的東主列入黑名單,你驚唔驚呀?」

「哼,任它列黑名單,要斬要劏我都無辦法。」江湖爛佬舌戰斯文女記者,就此了結。

想起我在海洋皇宮最後一晚,要親自「落場」採訪,不免要同趙姓股東打照面,我有點擔心,到時又再忍不住噴飯噴茶。

*****

反日浪潮掩至,星期日你會唔會去示威?我屆時有訪問,再者即使要採訪示威,我也只是採訪者,不是參與者,更加不可以舉牌喊口號,這是記者的基本原則。

因為反日,內地同胞難得可以上街,享受短暫的示威自由,可惜暴力掟石,被人口實,也許他們是乘機發洩居多,但我也不贊成用暴力解決。

我訪問過一名日本太太。她說,她小時的歷史課,提及南京大屠殺之後,就會話美國轟炸廣島,輻射引致的創傷到現在仍未復原,暗示美國殘忍。於是,她小時便會覺得,為什麼美國要害日本,對於日本侵華的殘忍,是一瞬即過。

日本太太的爺爺是大學教授,反對軍國主義,要灌輸正確的歷史觀,便教她不能忘記日本侵略亞洲,後人要為這些國家作出補償。所以日本太太從爺爺處,看了很多史料,終於知道日軍從前的殘酷。

通常在海外的日人,較反對日本右翼勢力,傾向接受日軍侵華的不光采歷史。當我看到有線電視直擊日本(噢,這就是我渴望做的報道啊),找到扶桑社那本歷史教科書,叫南京大屠殺做「南京事件」,還找來一個日本大學授東中野修道,佢居然大大聲聲話南京大屠殺沒根據,質疑南京大屠殺相片是偽造,這人還出了書,我真係睇到眼火爆。

南京事件,六四事件,隔一個海域的中日政府,面對自己的錯失,都係咁卸膊塞責不肯認錯。

*****

無賴,人類的劣根性,無奈地,千秋萬代相傳。

22 comments:

無塵工作室 said...

http://www.zonaeuropa.com/20050412_1.htm

我覺得這一篇寫得不錯(是英文的)﹐主要是講解日本學者利用純學術的辯証去改寫南京大屠殺。

Male said...

東中野修道 is very much like Dick Cheney, George W Bush, Rumsfield, Rice, Bolton.......

"無賴,人類的劣根性,無奈地,千秋萬代相傳" Thumbs up!!!!!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唉,所以有時都幾悲哀,對住呢 d 廢人,又要平心靜氣地問佢地嘢,如果我係普通人,一早就同佢鬧交。

Cuckoo said...

很佩服和尊敬你們做記者的,當然是那些有專業操守那些記者。

港燦 said...

Florence :

1. 你咪集中寫趙姓股東無賴既一面囉

2. 睇左兩個星期報紙竟然唔覺有人 cover 以下呢幾樣野 :

- 在內地擁有大量廣告牌的公司如 Tom (#2383),白馬戶外媒體 (#100)等對日本產品的廣告牌有無做過乜野 "保護" 措施、會唔會停接日本產品廣告、如果呢 d 廣告牌被人破壞佢地用不用陪

- 在內地幾乎日日都有展覽會,商場秀,呢類活動搞手對日資公司 order 點處理

- 響內地日式食肆百貨公司工作既員工會唔會連工都唔敢返

- 問過好多人,包括小弟,日本入常/ 未能入常對佢黎講有乜分別,都不甚了了

關於評論方面,除左昨晚 http://thinkdifferent.to/carpier 的文章外,重未有人 ( 梁文道可能寫緊 ) 睇到中日全國都在利用自己國民既愛國情緒來鞏固自己霸權作角力既本質

Joanne said...

中日兩國的當權者無疑都以愛國主義去legitimize佢地的統治。

小泉不斷provoke中國, 以欲打破中國所謂的和平堀起, 推動製造中國威脅論, 以打擊中國的國際地位, 以及恫嚇其他, 尤其是中國正在爭取埋堆的東亞國, 亞洲的regionalism若能成功,經濟及政治潛力足以與歐共體及美洲的經濟區抗衡, 問題是這個亞洲經濟區是以誰人做龍頭, 是中國還是親美的日本, 日本及美國都甚著緊。

另一方面, 中國因面對市場化而帶來一觸即發的內憂, 包括農民赤貧化、貧富極懸殊, 加上貪官橫行, 管治上第四代是極頭桶的, 中產階級的冒起, 進一步打擊第四代領導人的管治合法性, 要legitimize管治, 愛國主義是其中一種很常用的政治手段, 胡溫比老江更多用此技, 並已到達危險的地歩, 但兩位老人家已開始身不由己.....愛國主義是雙刃刀, 結果是否可以控制, 心裏不能肯定。

至於日本加入安理會,本人感非常擔心, 雖云聯合國無用, 但世界就是這樣, UN是一個絕佳的、製造PR的機構, 日本在當中擁有影響力, 尤其是VETO權力, 對於美國維持霸權, 以及日本進一步增加國際影響力, 甚為重要, 那亦是絕佳的政治交易武器。但依形勢看, 日本有美國及歐盟支持, 是必定會入會的。唉.......

與大家分享德國諾貝爾獎得主GUNTER GRASS 的十四行詩(只取首四行與最後兩行), 可比較日本與德國的心態之不同:

那是我所來之地, 歲歲紀念第九個日期
也是我想離去之地, 越過非我所建的籬
穿著錯鞋奔向那我也有份的地方
我也有責任對那些殘留的骯髒

打消債務或不計利息並不正當
那債應由我輩清償。

十一月之國

此詩摘自明報南方朔之文。所謂十一月之國, 即德國, 因為非常巧合, 1923年希特勒掌權, 1938年納粹首次大規模「水晶之夜」暴行, 以及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 皆發生在11月9日。

XexeX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XexeX said...

Florence,如果妳老編俾妳寫,妳寫果幾條"無賴"既專欄啦,仲要放頭版,肯定大把人買。
我都唔係幾明而家D人係唔係思覺失調呀,果幾條"無賴"明顯就係呃錢啦,仲要我地納稅人幫佢俾遣散費,佢你過到骨又點呀?果果都知妳係"無賴",幾多錢都保唔返啦。
日本果D就仲"無賴"添,顛倒是非,自己呃自己。不如改做太陽由西方昇起,仲圍住地球黎轉添,我諗D日本小朋友睇得仲開心啦。冇腦…

瑪姬 said...

我都好鬼憎d無賴既人…
由小學既「你咪打返我囉…笨」
我而家既「有本事你咪辭職唔好做囉…」
果一刻真係吹佢唔漲,激死~~
眼中個團火同埋個肚氣,都係要好有氣量先至吞得落~

Florence said...

無塵工作室,謝謝你的介紹,很喜歡你的阿闊呢!

Male,一諗到日本右翼班人幾咁無恥,我真係心寒

地通拿,好彩我面皮夠厚,夠膽死賴唔走,so far都未同人炒過鬧大交,都算好彩

cuckoo,謝謝你

Florence said...

港燦,

我當日詳盡地寫出趙姓股東既無賴,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

多謝你的新聞線索,據同事說,那些內地媒體公司,對於接日資廣告,暫時如常,但值得再追問,特別是連上海都遊行以後

至於展覽,都係如常,亦值得再追問

至於日式公司僱員敢唔敢返工,視乎地區而定,不過日本人就肯定唔敢去內地的日本舖頭,驚住俾人打

日本入常,千絲萬縷,小妹才疏學淺,唔識答,淨係好不願意地覺得佢入硬

至於利用國民愛國情緒鞏固霸權的問題,也許評論員們不敢直接講出口吧,我也是這個問題,令我擔心我們的表態,會成為中國政府的政治工具.一玩到愛國主義,就會很危險

cuiyao said...

講埋我俾某發展商鬧0既下文你知..

之後我真係寫0左三百字描述佢點樣鬧我,同寫佢問我,係咪有某0的發展商妒忌佢0地,因而中傷佢0地話佢0地個盤漏水。

寫完之後個心涼晒。

我認為港燦講得0岩,大可集中寫佢有幾無賴。

Florence said...

Joanne,

讀過國際關係,真係好掂呀!

在經濟龍頭的問題,日本深懼中國,現在的右翼領道,更加想去除中國的威脅.然而,中國成為亞洲龍頭,與東亞國家組聯盟,已事在必行,看來日本可做的不多,可能是借親美勢力,阻礙中國發揮影響力.

我很痛恨當權者利用愛國主義,似乎歷史上的例子,多數是當權者用來轉移市民視線,讓他們發泄,掩飾國家內部的不濟.

Joanne,我對今次的中日危機,還算是樂觀的,中日雙方太多利益關係了,而且還未到tipping point,應該還守得住.我慨嘆的是,為何我們不斷從歷史學習,卻仍然不斷重覆歷史的錯誤?

Florence said...

Xexex, 對於無賴,我除左寫出佢地的無賴,真係無甚麼可以做,雖然寫完會好心涼,好快就覺得感慨,畢竟世界上太多無賴

瑪姬,我想我要再練一練氣, 練夠氣量先得,^_^

栗子,寫得好,衰野一定要彈,無謂塗脂抺粉嘛.是了,有無做凱旋門的故仔呀?

Male said...

"利用"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expert of this thing!!!!!!!

台灣老婆 said...

人生最難的兩件事情是認錯跟面對。

我想歷史的傷歷史的痛會永遠伴隨著我們,不同的是,這些悲痛的歷史並不會隨著時間而消失。

人或許會遺忘,人或許有同情,但不代表我們得接受故人的錯誤,做錯事道歉又能如何? 能夠撫平這些受傷人的心靈及痛楚嗎?

我雖反對日本亂改歷史不願面對現實,但我亦反對暴力打人事件,什麼時候才能在這個文明的世界裡出現文明人的表現呢?

你在採訪的時後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呀,不要被"流彈""暴民"給傷了呢。

cuiyao said...

我冇做。我兩個同事寫。
不過來日方長,實有機會輪番到我,諗起都驚。

無塵工作室 said...

Florence﹐那是我自己拍的﹐也很高興你喜歡我推介的那一篇:D

歐洲報章普遍認為中國此招是為了從日本身上撈一點油水……可笑﹗不過我的論點和Joanne差不多。我認為是中國熬出頭了﹐自中國在人民幣昇值問題上開始續步軟化之後﹐就已經有進一步的打算……

其實﹐我有點懷疑歐洲會是否真的贊成日本加入SC。英國法國雖贊成A計劃﹐但倒沒有明說是希望日本坐上那『第六把交椅』(本人對俄羅斯情況不了解﹐那國家深不可測……)﹔看情況他們好像想德國上位多些﹐特別是法國﹔而且﹐美國支持日本的同時竟然亦支持coalition consensus﹐即B計劃(真是搞不清他究竟想幹嗎)……我倒不害怕日本加入SC﹐起碼暫時不會﹐聯合國談改革談了十幾年還不是同一個樣﹖算了吧。XD

胡溫要用愛國手段﹐本身亦需要政治本錢﹔以前江小民不想用嗎﹖只是當時的政治本錢不夠而已。

我擔心的並非聯合國(它亦被oil for food計劃貪污事件搞得快忙死了)﹐我倒是擔心中國的頭﹐能否帶上亞洲龍頭這帽子。

Joanne said...

國際間的爾虞我詐實在可怕, 更可怕的是歷史不斷重演。

國際間對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及新經濟勢力的嫉妒與懷疑, 令人想起日本冒起的歷史, 當時的情況, 與人民幣一樣, 國際間不斷施壓要日元升值, 結果日本乖乖聽話, 最後.....經濟泡沫爆破, 衰足十年。人民幤這場角力戰, 作為一個中國人, 實在希望溫總守得任。

在町村未訪華前, 我確實擔心中日的爭端會否惡化至影響全局, 但看到兩位外長雖然沒有握手, 但話語間其實尚算溫和, 看來, 日本這個正靠中國救其經濟的無賴, 未敢妄動。

現在擔心的, 反而是中國未能處理好民間情緒, 反日行動變成暴動, 甚至失控, 那就不堪設想。在有生之年, 我實在不想不想不想再看到國家向人民開槍或施暴。

有人說, 這場中日爭端是狹隘的民族主義, 我不想它標籤, 只是很高興香港民間的討論理性而具建設性。

無塵工作室 said...

民族主義本來就是狹窄的﹐有人會覺得為國家捐軀是偉大﹐但同時亦有人打著愛國的旗幟﹐實際是想排斥非我族類﹔無論如何﹐這些都是個人修養的問題。

人民幣看來是沒問題的﹐中國不同當年的日本﹐不需要靠美國﹐更不需要靠歐洲﹔而且中國的銀行及經濟體系根本不能夠抵消人民幣昇值帶來的影響(其實昇值云云一直都是美國一意孤行罷了﹐不過最近歐盟的財長們都開始發言了……)﹐所以我相信中國不會受這一套﹐反正幾次的G7會議都不能夠動搖中國。

會動武鎮壓嗎﹖其實﹐恐怕會的。

一切待看胡主席和小泉會面再作定奪吧。

Joanne said...

無塵工作室

我對經濟的認識極少, 只是我的IPE老師說,人民幣的升值問題是遲早要解決, 不是純政治決定, 而是熱錢不斷流入speculate其升值,這些熱錢, 令中國不斷要發大量人仔去平衡(這我至今未明, 仍在尋找認識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的人請教其中基制), 於是造成通脹, 影響中國經濟, 故有實際的升值/處理需要。同類情況發生在歐洲, 結果是歐洲一再將貨幣浮動的幅度擴濶, 但你擴大一點, 熱錢又估你會繼續, 又再炒, 最終歐洲的浮動幅度, 是由約3% 不斷擴至超過10%, 並最終失守, 要自由浮動。

最近IMF出了一個報告講人仔升值, 但尚未有時間看。

讓我們都願望, 不要再有鎮壓。

Florence,很喜歡你的公仔合照, 令我想起你枱頭經常都熱熱鬧鬧, 這個周六可有時間去行山?

Florence said...

Joanne和無塵工作室,

始終覺得中日利益轇轕太大,兩國不會真動武,反而擔心中國讓民眾示威時,那些參與民工的怨氣極重,暴力發泄背後其實是對社會的不滿,究竟以後會怎樣安撫民情(well,好像從來其實不會安撫),不會激發更大規模的動亂,更加棘手.

直覺以為人仔今年應該不會升值

嘻,我的枱頭公仔加了新成員(也換走了舊成員),還調了位呢,新桌子大很多,終於有番一個正常些的枱頭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