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3, 2009

山雨欲來


傍晚,往銅鑼灣採訪,路經時代廣場。在廣場一角搭營,為六四絕食的學生,靜靜的,坐在一角。

過了這一夜,大夥兒便移師維園。但願老天爺快點抹乾淚水,這兒已經夠悲情了,牛鬼蛇神妖魅當道,連作為知識分子的大學教授,竟也顛倒是非與事實,甚麼「某些人壟斷了六四的真相」、「六四歷史的真面目,並非如某些港人所渲染的模樣」、「有些人受別人聳動,便年年走出來要平反六四」的鬼話也講得出,真係誤人子弟,不知絕食的學生怎樣想。

照妖鏡前,倪匡在AM730說的,更見鏗鏘有力:

對「六四」,當然由於立場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每個人對任何事件,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不能否定事實。例如說,一件紅衣裳,你可以說它好看、也可以說它難看,但不能說它不是紅色。同理,可以說「六四」 軍隊殺學生殺得好,可以說殺學生是暴政,但不能說沒有殺學生。

幾時才雨過天青?

2 comments:

simon said...

但願朝陽常照我土
毋忘烈士鮮血滿地

世民

Florence said...

Simon, 共勉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