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9, 2008

Blow the glass

Blowing glass,Chinglish 最佳示範(正確應為Making glass)。今日的經歷,跟這句英文一樣爛。

在立法會門口呆坐數小時,等待被訪者出現。抬頭一眾銀行大廈林立,跟攝影記者數著數著,匯豐、太子大廈、舊中國銀行、新中國銀行也去過採訪,當財經記者時去得最多,time flies。

折騰一天,得出結論,不管訪問有多爛,都要炒成一碟飯(文章)。職業道德也。

乘小巴回家,少女聽著司機播放陳慧嫻的「逝去的諾言」,興奮地向男伴大嚷:「這首歌好好聽呀!叫甚麼歌名?我爸爸成日聽的。」

阿爸成日聽?難道我有Generation gap?這一刻,真係想blowing glass。

4 comments:

窗外一片天 said...

1) 那少女一定是扮年輕裝可愛,討厭極了, 你該勸那男孩子"飛"了她.

2) 她的父母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之早婚.

Leona said...

Florence,你真專業。
那天和另一個同事說起,也曾慨嘆:
有些時候,我們的工作只不過是錦上添花,把一塊蕃薯雕得一朵玫瑰似。

不要緊。只要仍有值得做的事,間中客串炒一碟爛菜,就當休息吧。

chong said...

對自己的工作討厭已成為香港常態,不是嗎?

不要怪這少女,<逝去的諾言>已超過二十年了,不是嗎?我們只能blow the glass

Florence said...

窗外一片天,女孩大概是十多歲吧, 如果早婚,真係生得出

Leona, 我想修正,我們的工作是把生米煮成熟飯。不過,很多行業也是這樣的, 如果有時雪中送炭, 或許會平衡一點。

Chong,我還很喜歡我的工作,只是並非所有採訪也是充實的,對著這些採訪,便要自動調節,我不過為我的調節方向, 感到迷惘而已。謝謝關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