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8, 2008

直擊北京奧運村

從奧運村樓宇屋頂鳥瞰,幾乎看不見鳥巢(國家體育場),其實奧運村距離奧運場館,要幾分鐘車程, 不算很近
IMG_1976


黑影下的位置,將來是恒溫湖, 園境設計之一
IMG_1972

採訪北京奧運村,做記者以來首趟自行策劃的出差差事(從前全是Media tour,再stay behind自行約訪問,慳機票和酒店錢嘛!)。獨家報道「出街」了,終於鬆一口氣。

報道題材無心插柳。直擊還在興建中的奧運村,是因為奧運村的園境,由香港人設計的!可惜園境工程剛剛啟動,成果指日可待,只好以文字交待園境細節。

那些趕工的工人,滿面沙塵,苦幹無言,聽說會分更工作,24小時趕工。想來也覺辛苦,附近民居也許在從前那些打椿的日子,更不好受。

採訪時興高采烈的感覺,被時間沉澱。回想策劃至採訪,最難忘那些遠赴北京出謀獻策的香港專業精英,原來香港還有僅餘的優勢,那種不能一蹴而至的國際視野。

我的題目是「北京奧運 港人有份 奧運村率先曝光」,找來來自香港的奧運村園境師,變身國家隊軍醫的理工大學大復康專家,成為北京奧組委談判專家的會計師,以及撮合李寧牌與街頭藝術家crossover的創意人。他們之所以獲重用,全因內地缺乏相關的人才。

以為國家隊催谷金牌運動員,一定出盡法寶。然而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運動員復康治療,在中國才剛起步,在發達國家已經非常普遍,且已大大改善運動員的表現。也因此,國家隊不惜到理工大學借將,聽說他們連下月的春假也要工作,沒有假期的。

這大半年,電視電台報章雜誌肯定被奧運攻陷。想來也未必有機會在北京奧運期間駐京採訪,還是心癢癢想重踏奧運村,看看完工後,綠樹成蔭的園境。那裏一個房間最少千多呎,比賽時一個單位住12人,比賽期間閒人免進,比賽完交吉(奧運村是樓盤來的。)我的願望99%落空。

讓我為參與奧運籌劃的港人點將。園境師劉興達(Patrick Lau)、理大醫療及社會科學院助理教授陳方燦(Bob Chen),普華永道諮詢服務合伙人張逸明(Brian Cheung),創作人SK Lam,你們很厲害。

PS : 「你的Blog是否不再寫了?」久未聯絡的舊同事S問我。
   就是這一句,S,我會繼續寫的。

3 comments:

整餅怪人 said...

可感受到你流著的記者血脈正在沸騰...

加油啊,wow...你已經充滿力量啦...

頭頂上,你有萬千的fans在支持

眼眸中,你暴發著閃電般的光芒

筆桿下,是你天份使然的文采

你的blog天天可有許多人看著,

許多fans期待著...

記得日日更新呢...

Male said...

My most-beloved father suddenly passed away on Jan 3rd, 2008!!!!! That's my second surprise of the year 2008, I don't want the third surprise "la" I have to say!

Florence said...

整餅怪人,很感動啊......但我懷疑有時我其實幾冷血

Male,願一切安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