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9, 2006

腦動脈爆裂而昏迷一週後,大表姐昨午走了。她的家人決意捐出她的6個器官,遺愛人間。

8年來,老父與大表姐共事,風雨無間,朝夕相對,見她的時間比見我還要多。老父的哀傷,可想而知。

我擔心他緊張失措,更不忍心他繼續勞動,卻甚麼也做不到。老父倒聰明得很,懂得找醫生傾訴,一談半小時。「你現在很好,一定捱得住既。」講佛偈的醫生,三扒兩撥抒緩了老父情緒。

深夜回家,走出騎樓。聽罷醫生佛偈的老父有感而發,兩父女談生命論生活,閒聊大半小時。我握着他的手,久違了。已經不知有多久,未試過這樣坐定定,聽老父說話。我,於心有愧。

回想大表姐從前經常頭痛,倚賴止痛藥而沒有求醫。或許,頭痛是身體的警號,各位都市人,別以為頭痛是都市病,而掉以輕心。最可怕是腦部爆血管毫無預兆,例如血管畸型所潛伏的危機,測不到摸不着,身體檢查亦不會做腦素描(或者根本素描也找不到,若有錯誤請糾正),腦部狀況無從掌握。這就是生命的脆弱與吊詭。

大表姐,請安息吧。

10 comments:

小奧 said...

作為過來人,我很明白腦病的可怕。我哥哥今天出殯了,心情沉重。又想起今早有關卓韻芝憶母自殺的新聞,哀傷可以殺人。

shizugi said...

請節哀順變。
唔清楚會唔會係同一種病,我有個舅父都係因為腦內血管畸型而腦動脈爆裂唔係到,佢生前亦係成日頭痛,以為只係休息唔夠,長期食止痛藥就算。
後咪有朝佢同舅母講,好頭痛要去睇醫生,點知未去到睇醫生就已經暈低左,白車去到已經證實死亡。
我舅父當年唔係到時亦都只係48歲。

BUBU said...

Florence,

要走o既, 終須要走!
響呢個時候, 我知我唔識講說話!
想喊就喊, 但唔好太過傷心!
仲有提你一句! 記得睇住世伯!

diana said...

請節哀順變。

之前你一直說要做身體檢查,不要再拖了,立即約時間吧。

Wah said...

知否世事常變, 變幻原是永恆.
一切皆可變,惟獨記憶永遠不變.


請節哀順變.

Thomas said...

師姐,請別太傷心,保重身體,看顧世伯要緊。
我知道自己無法了解那種痛,但我還記得父親懷疑患腸癌的幾天,那種無法控制,平靜而不懂流乾的眼淚。
我不懂得說話,Florence,支持你。

我想藉此向小奧道歉,那一刻我沒看懂你的post,是我說錯了話,但實在無惡意。對不起。

駒 said...

電視最近重播《流金歲月》,其中一集羅嘉良飾演的大哥,跟胡杏兒飾演的弱智妹妹解釋為何父親秦沛要永遠離開他們:「有一個地方,所有人也要去;有人早一些,有人晚一些。」

話雖如此,但每次有親近的人離去,或早或遲,總是令人於心不安的。希望世伯早日重拾心情吧。

你也是繁忙的都市人,親人離去還撐着身子連日訪問&通宵寫稿。小心身體,好好保重。

cyt said...

路過的

請不要太傷心

Florence said...

小奧, Shizugi, bubu, diana, 華, thomas, 駒, cyt, 謝謝你們的關心和慰問, 最難過最自責的時侯, 其實是表姐彌留之際, 現在心情平伏多了。

小奧, 請節哀順變, 相信你的兄長也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的。

shizugi, 你的個案很有啟發性,原來這是都市人常見的問題

bubu和thomas,老父情況還好, 謝謝關心

diana, 很抱歉, 我還未約時間......

wah, 這首歌, 很無奈

駒, 我多謝你們的體諒和努力就真. 很高興與你一起工作

cyt, 傷心的日子也要過, 想着自己仍能在此寫blog, 已經很幸福

cyt said...

對,人生在世,我們應當高興
親人先走一步在天家,終有一日一定可以再聚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