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政客

一個政客的離去,另一個政客的崛起?

鄔卒卒(范徐麗泰替鄔維庸起的花名)走了,在新聞淡靜的拖政報告(嗯,施政報告)前夕一周,做了報紙頭條。

從前,行家背後愛稱他「烏龜」,純粹順口,並無惡意。今天不欲重提,怕被人以為太過涼薄。我見過鄔卒卒一次,在維園城市論壇。老實說,那一刻,我對他有點厭惡,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提不起勁訪問他,他說過甚麼我也記不起了。

然則他的敢言,確為我們的工作帶來方便,有火爆言論可供引述,為沉悶的政治新聞帶來火花(噢,傳媒真殘酷)。「狗餅論」那一次,有行家漏報了,結果被上司罵到飛起,well,誰敢小看鄔卒卒?

也好,老左派做人坦蕩蕩,無愧於心,我是尊敬的,雖則政見各異。這樣的政客買少見少,還有誰肯像他般,做人肉戰靶?(Of course,言論對錯是另一回事)

現在的左派,閃閃縮縮模棱兩可多的是。下一個有潛質做新戰靶的,可會是意欲競選特首的梁家傑?

呵呵,就是不讓你取夠票數入選,要抺黑你,阻撓你。這當然是梁家傑意料之中。堅持「挺身而出」,政圈估計,一是余若薇「錫身」而「讓座」,一是他野心勃勃,覬覦特首寶座以外的目標,「跑馬仔」熱身兼提高知名度。政治中人說,梁家傑絕對有野心。又據說,陳方安生宣布不參選當日,梁家傑開玩笑地跟記者說,我想選啊,你們幹麼不問我?

梁家傑謹慎,很多事情,我們不知道。不知他的底牌,是煙士抑或階磚9?

2 comments:

星屑醫生 said...

給你這樣一說, 立時覺得精彩! 且期待他如何掀起風雲.

Carla said...

梁家傑有很多事情,外人不知。

去年十月,我負責劍橋大學國際考試部一個頒獎禮的公關工作。頒獎禮進行到一半,有個中年男子悄悄推門而進。他懷抱著相機,彎著腰快步跑到最後一排座位坐下。定睛一看,正是梁家傑。我看一看得獎者名單,有個梁姓女孩,得英國文學科獎。

場中記者眼利,便即向我猛打眼色,有些攝記更已輕步向梁生走近。我為控制大局,走上前去低聲打個招呼,並告訴他在場記者想跟他談幾句。只見他神色尷尬,腰彎得更低:「我這個時間其實在立法會開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