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8, 2005

當長毛大鬧立法會已成習慣


又到年宵,支聯會繼續擺檔,華叔繼續寫揮春,謹祝他身體健康


You know,長毛永遠不守規矩。第一次在立法會議事廳鬧事,就話吸引傳媒,但當第N次都係咁佢有佢講,又應該如何對待?

周一到立法會聽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長毛又發難了。這次他遲入場,他要求討論領匯,但委員會主席陳鑑林認為與會議內容無關(會議講公屋輪候冊的入息和資產限額檢討),兩人便開始針鋒相對了。

先有長毛鬧陳鑑林幫孫公幫到出面,後有陳鑑林還拖狠批長毛沒睇議事文件。會內火花四濺,最好笑是當時有一班小學生參觀立法會,聽住長毛話自己:「我唔係小學生,老師話作文寫我的志願,便寫我的志願,」意味自己絕不聽話。咁又係咪話小學生無腦呢?

雖然小學生們無辜被波及,好在佢地唔識嬲長毛,不少仲支持佢大鬧議事廳添。

之但係,長毛大鬧議事廳已成習慣,再也吸引不到傳媒多花篇幅報道。我寫的gossip,也不過是小學生被長毛「過橋」也不介意,繼續支持長毛而已。

長毛仍然是一個icon,也為沉悶的會議增添火花。但說真的,他每次去到議事廳,也只關心自己的議題,要全世界遷就他,立即討論他所說的,就像小孩子扭計,又真係幾難「服侍」──雖然,我們或會暗地裏羡慕他那股挑戰權威的勇氣,為他做出自己不敢做的事而暗暗叫好。

若果有一天,我們的大多數會對長毛大鬧議事廳生厭,那又是什麼光景?是我們的政治成熟了,不需要標奇立異地挑戰權威,也爭取到我們想要的;還是我們退化到噤若寒蟬了。

*****

這天已是年廿九,趁收工獨個兒逛逛維園花市,看看每年一度的支聯會檔口。一如以往,華叔繼續為大家寫揮春,但他老了,拖着佝僂的身軀緩慢地走着,精神已不如前,我有點替他擔心。

年宵很擠擁,想買風信子和鳳尾,但公司沒地方也沒花樽,只好作罷。好像有一個年宵,那個他曾經用福建話說「我愛你」;這天回望當日示愛的球場,只有一堆堆吃着小食的青年,一切很陌生……


2 comments:

cuiyao said...

我睇0左你數碼港0個篇,有0的感觸。諗起自己寫西九寫0左萬九幾次,長實仲打電話俾我上司0既上司投訴...但我好堅持我寫0既都係事實,我死唔認錯(其實我有錯啦我錯在文字同鋪排上好有bias),哈哈哈哈。

喂喂,發現你個blog 都幾開心呀,可唔可以0係自己個blog 度 link 你? 不過如果你唔想高調可以say no呀。

Florence said...

cuiyao,

當然歡迎加入你的directory,link我這個傻更更的blog啦! 你的blog喚起我從前做財經新聞的回憶,不過你在雜誌工作,壓力會更大,多多保重呀!

我不是西九新聞的核心人物,但也做過西九新聞跑腿,略知採訪西九的難度,我都知道有些財團講野特別大聲,經驗告訴我,通常對方愈鬧得大聲,代表閣下愈踩中對方的死穴,哈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