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穿Prada的鋼琴王子

恍恍惚惚,碰見李雲迪,穿着LV西裝。不得了,我的訪問稿起題「穿Prada的鋼琴王子」,明明他親口對我說,他穿的是Prada,怎麼來了LV?李雲迪,別走,你的Prada哪裏去了……

睜大雙眼,嗯,原來是個夢。這是我上周四凌晨的夢境,那天雜誌出版新一期,刊登李雲迪的報道。看來我把工作帶入夢中,真可怕。

面對鋼琴高手如李雲迪,如郎朗,我不免心虛,習琴多年所得的古典音樂修養,也不足夠探索他們的音樂世界。說李雲迪穿Prada,是噱頭,也為了拉近高不可攀的鋼琴王子,與大眾的距離。

他是明星,上鏡前有化妝師精心打理尊容,擺甫士拍照時故意不望鏡頭,冷酷的沒有笑容。是自信又愛美吧,也好,一個24歲的大男孩,總有一些堅持,何況他是一個帶有稜角的藝術家?

只是不明白,他為甚麼會戴金頸鍊呢?雖說是名牌卡地亞,但總覺廿多歲年輕人戴金頸鍊怪怪的,銀器會青春一點。

兩個月前,我燃起郎朗移民香港的新聞火頭,他在專訪時親口證實申請優才計劃,成為獨家新聞。這次李雲迪來港,大伙兒照辦煮碗問他會否入籍香港。這兩個未來香港人對我說,申請入籍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樣是香港護照多國免簽證,十分方便。無疑,兩個鋼琴王子想做香港人,的確具新聞價值,然而我並不特別興奮,香港之於四海為家的他們,不過是一個加油站,甚至連表演舞台也不是,他們終究是過客。想從鋼琴王子身上叨光,我們沒資格。

***************************

同期出道的尤仔另有發展,我在歡送宵夜Party吃得太飽,難以入睡。

新聞行業,聚散匆匆。讀報驚聞前輩包雲龍病逝。對這位前亞視新聞部總監、前《成報》社長特別有印象,因為出道不久時,我曾經冒眜向他問好,索取他的名片。那是科網泡沬爆破不久的事,我當時工作的報館,跟電盈其中一個辦公室很接近,包雲龍當時是那裏的顧問(詳情我也要翻查資料)。

一晚,我在小巴碰見他,不知那來的膽量,我竟然上前自我介紹。見慣世面的他笑意盈盈,問了我幾句,也不記得當時的對話內容了,只記得他很友善,臨行前還跟我揮手道別。

友人傳來包雲龍的悼念網頁。願包大人平安,在天國。

4 comments:

mmonk said...

頸戴金鍊? I think he needs a stylist.

eggsplash said...

偶爾也會做有關工作的噩夢
噢!

BUBU said...

我都算係一個穿佐丹奴的上網王子.... :P

Florence said...

mmonk, 不如你做stylist, ^_^

eggsplash, 真希望遠離惡夢

bubu, 那麼我是不會穿prada的雜誌妹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