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3, 2006

又是李澤楷

賣完電盈(即將)買信報,李澤楷肯定是今夏風雲人物。但,追訪李澤楷,從來吃力。

自從爆發電盈收購戰,李澤楷每次在電視新聞出現,幾乎全是「卜咪」(被記者和電視台電台的咪高峰團團圍著),亦即是記者行家們等到腳軟,等到小小超在大廈地下大堂現身,才有機會湊上前問幾句,那些非記者會式的短暫訪問。這一套,很符合印象中的小小超風格,只歎難為了一眾記者。

老實說,小小超很少正正式式跟香港記者做訪問(專訪或記者會),無論是最風光的科網熱潮,抑或電盈負債最高的低潮日子。

第一次見李澤楷,是我誤打誤撞揭露香港興建數碼港後幾個月,拉着舊老闆衫尾上盈科辦公室。那是一次數碼港地盤工程解畫會,由盈科要員艾維朗(Alex Arena)主持。當日我初出茅蘆,踏入會議室已不禁滴汗,只管埋頭做筆記,冷不防一陣敲門聲,抬頭只見小小超在門口,禮貌地跟房內各人問好,為無法親自開會道歉。還未來得及看清楚他的樣貌,房門已再次關上。

這是我跟小小超最近距離接觸。從此,他是飛上雲端的cyber kid。也不知這是否他的公關風格,他只跟國際傳媒做專訪,香港記者要找他,一是電盈記者會或業績會(雖然一大段日子他幾乎不露面),一是他出席的酒會或公眾場合,一眾行家少不免要等等等等等。鬧出史丹福未畢業的風波後,更不消說了。

最記得數碼港平頂禮時,一手帶起數碼港的他竟然失踪,是為人低調還是避過記者質問,不得而知。可他是全港最大電訊機構的主席啊,再說政府不公開投標直接出地起基建(數碼港)的「壯舉」,也由他而起,堂堂正正面對香港群眾和傳媒,也理所當然吧!

亦因此,當小小超7年前變身OL夢中情人時,我不以為然,追訪他的經歷實在太苦了,次次等它一個兩個小時,然後幾十個記者一擁而上,差點連他的說話也聽不清楚。他不是我此等凡間小薯仔所能接觸的。

不知是否巧合,採訪李家,離不開一個「等」字,然而遇上李嘉誠的機會,遠比李澤楷高。每年8月長實和黃公布中期業績,記者會前一小時,記者們已在長江中心地下大堂排隊,希望率先踏入會議室,搶佔有利位置舉手發問。這是少有集合財經及港聞記者的場合,正好讓我跟行內友好聯誼。

港聞記者也要來訪,皆因李嘉誠是香港首富,他的言論有一定影響力,亦因此有新聞價值。例如好幾年前我在業績會問他應否再建居屋,他回應居屋已完成歷史任務,幾個月後政府宣布停建居屋了(雖然我無法證實是否有因果關係,嘿嘿,商人治港?)。所以,每逢有政經大事,某幾份大報會派出記者,在李嘉誠的辦公室樓下等他,從前是華人行,現在是長江中心。據聞現在公關會先了解記者問題,看看李超人會否回答,免得記者白等。

這幾天,在電視上看見熟悉的電訊新聞行家面孔,心知這個暑假,各位又要忙碌了。到現在,究竟誰才是梁伯韜背後的真正話事人,呼之欲出,卻遲遲沒公開。誰才是幕後真正股東,那是真正的資金來源,仍然是謎,萬一原來有利益衝突呢?原來本身也持有電訊或廣播牌照呢?到頭來我們小市民最蝕底。李澤楷,請回答我們,究竟你賣股給誰?誰也知道梁伯韜不是真命天子。

各位追訪電盈賣股新聞的記者行家,特別是那些走在最前線等他「卜咪」的,據說你們差不多每次也要苦等12小時才見小小超「芳踪」。連日來辛苦你們了,謹容我向各位參與電盈新聞的香港記者致敬。

10 comments:

BUBU said...

Florence,

你都辛苦了! 搵日我請你'Jap'(食)雞補番下至得!

:P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你估政府會唔會幫市民向電盈「起底」?我覺得冇乜可能。

trudy said...

試過1點15分收到李先生的公關來電, 說他上北京前, 有些話想跟記者說, 2點鐘在機場vip室等. 當時所有財經記者已有assignment在身, 公司只有我這個港聞記者仍可調動, 於是, 我便立即飛車入機場, 去到那個小briefing 已經完結. 我只有問行家駁料.

大佬呀, 明知有話說, 何不早點通知? 總要人撲.

Luke said...

剛好我也為我的大大...大老板即將離開,而有感而發了一段。二金子的氣質,也不怎是我這凡夫俗子所完全理解的。努力喇,各位新聞從業員。
http://www.lukechu.com/serendipity

康爸爸 said...

姓李這家人,從來喜歡這一套.

想說話時,公關們私下致電老總:"李先生幾點鐘會經過邊度邊度....."然後收線.

做老總的,自動波派人等扑咪.

不想說話時,你永遠不會見到他(們).

有一次經典......李先生生日,舊公司的老細,叫了兩位實習在長江中心大堂等他,問一問生日願望,可以的話再問多一點.結果爆大冷,
李先生與這兩位實習談了很久很久.....做了獨家.

當然,我仍然極度質疑,一個大有錢佬生日,關我叉事???

另一個壞習慣,是喜歡發揮獨手的影響力,指點政府的政策取向.停售居屋,是經典例子.商人治港,不言而喻.

楠媽amy said...

florence,

若財記們一等12個鐘才見到小小超, 我想我比較幸運一點.

一天,老細叫我去做專訪. 人物正是小小超. 我暗奇, 小小李先生從不做專訪. 原來是協青社做中間人, 拉攏他講青少年問題.

地點是電盈一個會議室, 那個年代還有胡雪姬在場. 同場還有幾家報社記者, 我與楷仔距離不足兩尺. 按ol標準, 一定超現實. 但實情是, 我們六個行家一等就是個半鐘, 仍未見真人.

同場的南早行家等呀等, 終於發火, 對pr話:"我唔係一定要做架......" 我自己都好嬲, 暗忖"係咪有錢人的時間就矜貴d? 我的時間就可以浪費?"

良欠, 李先生才倉忙趕到, 幾聲 "唔好意思"後, 訪問即開始. 我望着南早記者, 她很快就連珠炮發.

訪問後, 南早行家話: 我實寫佢遲到架....我道: 即管看.....第二天, 南早那篇訪真的有幾句 "(大意)經過近兩小時的等候, 李先生終於出現答腔......"

直到現在, 我依然因為這件事, 覺得李澤楷無品. 但又如何? 他依然有叫人等的專利, 誰叫他是李澤楷, 李家誠之子?

Florence said...

bubu,我沒有參與電盈報道,並不辛苦, 謝謝你的關心

地通拿,我覺得政府不會幫市民起底,但證監會和Ofta有責任要掌握這宗交易背後的資金來源和真正玩家.

trudy,很久沒見了,你好嗎? 很同情你的遭遇, 幾乎每單與李澤楷有關的採訪,都是這一類的懶神秘briefing.係啦, 我都唔明, 點解永遠都要咁「架勢」???

luke, 我相信所有記者行家也會努力的

康爸爸和楠媽, 你們的分享,簡直身同感受, 最討厭這種呼之則來, 揮之則去的態度

港燦 said...

想問問各傳媒界網友 :

事先約好也要記者乾等兩小時,或失驚無神 call 記者某 CEO 將於某時於某處出現等作風,

- 是否非小超獨家,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機構,不論公營/私營,市值/規模愈大愈有這種傾向,及近年愈來愈有這種傾向 ? or

- 它們只對本地傳媒才會如此待慢,對外國傳媒不會這樣,起碼預先約好的專訪一定準時進行 ?

Florence said...

港燦, 失驚無神call記者的情況,多屬大型上市公司的「專利」,其中以李氏家族特別頻密, 部分政府部門吹風時, 也會如此, 在吹風會前兩小時才通知傳媒。至於對待外國傳媒是否如此, 我便不知道了。

Agnes said...

超人家族簡直係香港地下皇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