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4, 2006

七一遊行的他她他

遊行,並非為了她


而是因為他


當這個他與上那個她,同是天涯淪落人???

他,內地作家余杰,曾被布殊在白宮接見的基督徒及維權份子。她,程翔太太劉敏儀,為丈夫被中國國安機構不按程序無理扣押14個月而奔波。

同樣體會人治的黑暗,素未謀面亦互相關心。全賴香港的法治與自由,這一幕惺惺相惜,只會在香港發生,跨不過深圳河。

沒想過在遊行碰見他們的。不過是為了程翔,同行被囚,唇亡齒寒,踏出七一第一步。與同伴找不着記者協會的隊伍,誤打誤撞走到灣仔集成中心附近,遇上「釋放程翔」的攤位。是資深的行家主持喲,喊口號嘛,義不容辭。

年年七一,被安排在報館編輯室支援,今年適逢例假,加上程翔因素,我走入遊行隊伍,做個七一初哥。抱着平常心,我不算熱情,軀體倒炎熱得很,同伴笑我背部濕透了。疏於防曬的後果,大概是換多幾粒雀班吧。我不怕,只怕一歲多的小楠楠被曬昏,讓我打傘好了。民主在播種,要好好保護幼苗。

踏着柏油路,沒有激動,心靈澄靜。七一遊行,就像六四燭光晚會,是年復年的,追求民主自由的儀式。這天,曾經有五十萬人不怕酷熱,實踐遊行與反抗苛政的公民權利,上街遊行。一個值得永遠紀念的日子,比慶祝回歸的載歌載舞更貼身,更有血有肉。

七一遊行,除了爭取普選,最寶貴是每個參與者,緊抱肯定和希望。也許,訴求百花齊放,眼花撩亂得令人猶豫,正如我曾經擔心,參加遊行便自動「過戶」為陳太的政治籌碼。

然而,利益關係錯縱複雜,永遠也算不清,還是忠於自己的目標好了。想釋放程翔,想早日有普選,管不了別人那麼多。只向良心交待,對遊行達標與否,我沒期望,得悉遊行人數後亦不覺失望。

有心理準備,七一年年也要走下去,未必板着面孔聲嘶力竭,而是演變為集體紀念,可能是跳舞唱歌,鼓舞飛揚,隨意的走在街上,以豪邁笑意,薪火相傳那股曾經熱血的精神和盼望。等待着那一天,爭取的民主權利實踐了,為七一賦予在回歸紀念日以外的永恒人文意義。

6 comments:

Thomas said...

這是師姐你寫最少字的一篇喔~~
照片都是你拍的嗎?

又,師姐趕完稿嗎?我看了今期的u mag,很多篇都有你的名字,又要寫又要編,很辛苦呢。

楠楠小姐 said...

可否邀請你寫點七一的東西呢?...想放在何雪楠報道的日記內.....

可email到媽媽的地址.....正搜集其他叔叔姨姨的感受.....

謝,
楠楠上

Florence said...

Thomas, 我已寫了下集, 請多多指教

這期工作量較多, 還在努力適應中, 是一個很好的鍛鍊

楠楠, 已經寄了這篇七一感想給楠媽, 但我想寫多點關於楠楠的, 這個楠楠遊行外傳可以遲些給你嗎?

整餅怪人 said...

你實在很難得,清楚知道自己為甚麼去遊行.

我膚淺,我不想成為陳太的籌碼,所以那天身在銅鑼灣也沒走上半步.因為我不明白,她若在同一岡位,其實同曾生有甚麼不同?

也許就多了幾分親和力吧.

明年記得塗上半瓶太陽油了.

BUBU said...

當日我在 Pacific Place 門外看熱鬧...
等了半天都不見陳師奶的蹤影...
然後身邊的的阿婆說陳師奶一早已經在波斯富街那邊離開遊行隊伍...

今年的七一遊行人的確是很少...
原因可能是:

1. 世界盃效應
2. 高溫天氣
3. 經濟已經好轉

Thomas said...

陳師奶當日是行到太古廣場前少少(正確說應是萬茂里)先搭的士走的。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小弟是不幸要全程死貼陳師奶的60行家之一,唉。

師姐,今期看了,但錯字好像有點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