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7, 2005

單身公屋.無錢無屋

新聞攝影有一個不成文的「行規」,如果要自由選擇拍攝對象,要追求最佳視覺效果,那便「要女不要男,要靚不要醜,要嫩不要老」,務求由老闆到讀者也覺養眼(同時避免自己被上司剷上天花板)。看看報章那些炎炎烈日的配相,必然是短裙背心美少女,沙灘人潮離不開高叉泳衣比堅尼,便是明證。

套用在寫作,一樣見效,難怪我寫麥潤壽,大家反應麻麻。我今次寫的題目,恐怕更加趕客,但這反映了我們這些twenty something一代的尷尬處境,也就一鼓作氣寫下去了。

首先介紹背景。如果你中學以至大學畢業,月薪只有六千元,幾年沒加過人工,幾近沒積蓄。又因為政府取消居屋,不用奢望與兄弟姊妹夾份買居屋改善環境,那麼你或會符合公屋申請資格,輪侯1人單位,全屋只放得下一張床一個櫃那一種。

好景時,沒有多少年青人對這類火柴盒單位有興趣。然而,97後經濟不景及02年取消居屋後,別說中學畢業,就算是天子門生,職場的晉升階梯也幾乎攀不上,人工微薄沒錢買樓。再加上公屋擠迫戶多,原本住公屋的年青人,索性自己排隊申請新單位,於是公屋輪侯冊的年青單身申請人多了,引起政府關注:他們有氣有力賺錢,將來應該有能力置業的,這麼快便租住公屋,豈非浪費政府資源?

這個「單身人士輪侯公屋」問題,房委會已有了解決方案,打算為非長者單身申請人,設立計分制和配額制,意味年青人輪侯單身公屋單位,要多等幾年,好讓「政府資源照顧最有需要的市民」。

雖然這是重要的房屋政策,但實在太沉悶太趕客了,5月傳媒報道時,也沒有太大迴響。我這個房屋新聞記者重提舊事,因為有一個問題怎也想不通,究竟這個「單身公屋」問題,真的是青年人好食懶飛霸住公屋,是政府資源分配不均,還是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施政跟不上經濟轉型?

如無記錯,周一(7月4日)的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會議,有一段內容是媒體沒有報道的,這是議員對於上述公屋單身計分制和配額制的討論。我當時在場,邊聽邊反思,

陳婉嫻:「每個人也有平等機會,怎可說單身申請人浪費資源呢?現在社會轉型,青年人(對居住)有他們的要求,限制他們申請,其實是不理解青年人的需要。」


劉秀成:「青年人排隊輪公屋,反映了他們真的有住屋需求,政府何不考慮研究興建適合青年人居住的房屋?」


長毛梁國雄:「如果過去沒有公屋解決窮人住屋需要,香港經濟很難起飛。現在一個月入6000的青年,無錢進修亦無法改善生活,沒有能力獨立。政府要做的,其實是要提供資源,讓他們有棲身之所,例如宿舍之類,讓他們「抖抖氣」。如果他們有錢,又有居屋,他們都買咗啦,仲駛等公屋咩。」


採訪這個題目至今,我自覺沒資格批評這些單身公屋申請人濫用資源。我也在屋邨長大,同樣面對取消居屋後,不夠資金買私樓,改善居住環境的問題;也聽過不少大學畢業生月入五六千元,無人工加無職升,看不到前景,人浮於事,不像從前肯搏肯捱便有出頭天。

大概單身公屋問題反映的,不純粹是房屋問題,而是新一代面對人工比97前大減,晉升階梯速度緩慢,累積財富更見困難,活在這種充滿不確定的狀態,連居住的需要也解決不到,長遠肯定影響社會競爭力,是人口老化以外的挑戰。

16 comments:

傳說中的地通拿 said...

真係冇計,鬼叫政府要拓市,對於大部分香港人來說, 85,000 政策令人憤怒,但事實上,現時的樓價只能用「不合理」來形容,香港人只懂玩「大富翁」,算吧啦,呢個政府都係睇有錢佬做人,我對呢個政冇乜希望。

kai said...

願意從社會發展去考慮房屋政策的人, 又有幾個?

tungpo said...

記得讀過篇文章說要應付所有類似需求,單是建築成本已經千億計,還未計算經常開支。錢這樣去用是否合理呢?

我想,公屋應該回歸到社會福利的位置,即給與有真正需要的人,而非今天般給視為權利。

又,沒有過去高地價,那有今天低稅率?

chor said...

Florence你好,讀了你的文章有所感,在敝網寫了一點點粗略的想法,附上你的連結,特此通知。感謝!

el el said...

對於陳,劉及長毛之說,個人覺得,
申請公屋不是平等機會的問題,
而是照顧真正有需要的人;
住屋問題亦無年紀、身份之分,
甚麼叫做適合青年人居住的房屋?
使唔使興建適合單親家庭,綜援人士的房屋?
不如花多些時間心機興建適合長者傷殘o既房屋罷啦,那些才叫真正有需要;
提供資源抖抖氣,
提供資源改善就業才是正經.

其實,最大問題是,這些青年人真的無棲身之所,
還是唔想同屋企人住?

Ailie@Blogger said...

好多年前同朋友講過,日本有好多專畀單身人士的租盤,因為好多年青人離鄉別井黎到做工,只想有瓦遮頭。於是呢類租盤興起,百零二百呎單位有小廚廁,租三四千蚊左右。

德國亦有類似情況,特別響大學城市,大學宿舍理論上無辦法安置所有學生,私人租盤乘時而起,都係以平租、只有基本設施作招徠。仲有收按金,搬出時住客有義務油返靚間屋等。

其實香港應發展呢類小單位。不過發展商不嬲對租盤無興趣,其實如果搵D舊樓縮水樓黎做,幾有發展潛力架。例如有派對室可以租出擺派對,或者地下開間咖啡室...咁咁咁... 月租三千租期兩年,咁就幫到好多年青人,仲分分鐘做到巴黎文化青年聚腳地翻版。

jl said...

香港真的冇這些單位嗎?
響舊區大把出租套房, 四五千蚊有交易。
--------------------------------
從地產發展商的角度想, 根本冇可能起樓
出租, 回本期太長, 要承擔地價下跌的風
險。發展商要做的, 是要貨如輪轉; 貴買
就貴賣, 平買, 可以貴賣好, 平d都冇所謂,
有錢賺就得。
依家係, 政府帶頭挾高地價, 地產商想平
買平賣都唔得, 二至四年后, 樓市又可能
有大獲野。大家要識避。
大家有時間, 可以上google map睇清楚
香港有邊地區仲可以作大發展?我就睇唔到。
你同深圳比一比, 大勢係同珠三角「真正」
融合。未來廿年會係非常艱苦的廿年, 因為
香港的青年要同珠三角和長三角近二三億人
競爭。

Kai said...

The problem is how much we should expect from a person to pay for housing. 10% income? 30% income? 50% income? Apparently this number is going to be different for everyone, dependable on your career prospect, etc...

Here is some data for you:
http://www.housingauthority.gov.hk/en/aboutus/resources/figure/0,,3-0-8993-2003,00.html

I will cover this topic in my podcast this sunday.

Kai said...

whoops... the link got cut off..

http://www.housingauthority.gov.hk/
en/aboutus/resources/figure/
0,,3-0-8993-2003,00.html

港燦 said...

剛看過 kai 提供的 link。好明顯的圖象是,median rent to income ratio 上,private 比 public housing 在這方面一路保持住 13 percent 的差距。

政府應否以租金津貼 / 起公屋來補助市民,特別是年青人在這方面的差距 ? 我是贊成以租金津貼的。

在我認識的友人中,夾份租屋幾普遍,因分散同時被裁員的風險,通常以從事不同行業的同學、兄弟、情侶埋班租屋多 ; 同公司同事一齊租屋的 case 較少,除空姐,或因上班地點太隔涉而租屋外。

多數租的,以市區 20 年樓/以上,大型屋村優先,若因上班地點隔涉而租屋,則會考慮村屋。

像深水涉這類舊區的唐樓翻新套房,卻不歡迎年青租客,主要是怕他們拖租,亦因這原因,唐樓套房一定優先招呼領綜援人士。

一路所知臭名遠播的租霸名單,30 以下,受過大專教育的所佔的比例不少。

tungpo said...

租管放寬了,會否因而令租務巿場活躍起來呢?相信未來幾年可提供答案。

又,據在社署工作的朋友說,不少綜援戶也是私樓租霸。每個月總有不少苦業主去社署訴苦找晦氣。

Eric 'Spanner' said...

黃瀚霆又來一篇,詳見:
http://hansthefox.blogspot.com/2005/
07/blog-post_07.html

Florence said...

各位,

我不認為要為青年提供多點公屋單位,我着眼的是,究竟這個社會下一步要點樣走.目前的政策如房屋等,似乎反映不到目前社會的需要,究竟要怎樣的政策發展,才能配合.

我想得比較遠,究竟這班青年十年後在那裏,在香港?在珠三角?在長三角?競爭力又如何?

其實長者屋也不見得受歡迎,租金津貼又被房委會否決了,這個房屋問題好像是死結.

嗯,開始有點迷惘, 有空整理過後,定會執筆再討論

Anonymous said...

反映香港貧富懸殊問題.
M型社會的結果.
社會經濟轉型了,低下層跑上中上層的階梯被割斷了.就業機會減少,人們看不見行業前景.
在搵朝唔得晚的情況下,有誰願意冒險揹過百萬債務去供樓?
80-90年代時不同,果時連渣貨櫃車都月入3萬.D樓年年升值.很多人投機致富.

2000年後,經濟下滑,多左好多在職貧窮,據統計五十萬港人月賺少過6千.不是因為他們懶,而是因為他們生於一個由各大財團割據的社會,衣食住行被龐斷了,工人的薪酬被壓到很低,而大學生們呢,雖然稍有學識,四出應徵仍無人問津的情形屢見不鮮.
試問一班買不起私樓和居屋的窮青年,可以點?

Anonymous said...

好簡單,點解無人買樓?

無錢!

有錢的話,會唔會唬公屋?

唔會!

97前,你打份鐵飯碗的工,就可以買樓;

而家鐵飯碗的工,已經絶晒種,就算有,都係幾萬人爭果幾百個位,好多工都係D短期合約呀,臨時工呀,時薪等等,做幾個月又遭解僱了,搵工又耐,失業幾個月不等,D人收入不穏,是誰的責任?

ry said...

I would gold für wow cultivate courage.buy wow gold “Nothing is so mild wow gold cheap and gentle as courage, nothing so cruel and pitiless as cowardice,” syas a wise author. We too often borrow trouble, and anticipate that may never appear.”wow gold kaufen The fear of ill exceeds the ill we fear.” Dangers will arise in any career, but presence of mind will often conquer the worst of them. Be prepared for any fate, and there is no harm to be freared. If I were a boy again, I would look on the cheerful side. life is very much like a mirror:sell wow gold if you smile upon it,maple mesos I smiles back upon you; but if you frown and look doubtful on it,cheap maplestory mesos you will get a similar look in return. Inner sunshine warms not only the heart of the owner,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but of all that come in contact with it. “ who shuts love out ,in turn shall be shut out from love.” If I were a boy again, I would school myself to say no more often.billig wow gold I might cheap mesos write pages maple meso on the importance of learning very early in life to gain that point where a young boy can stand erect, and decline doing an unworthy act because it is unworthy.wow powerleveling If I were a boy again, I would demand of myself more courtesy towards my companions and friends,wow leveling and indeed towards strangers as well.Maple Story Account The smallest courtesies along the rough roads of life are wow powerleveln like the little birds that sing to us all winter long, and make that season of ice and snow more endurable. Finally,maple story powerleveling instead of trying hard to be happ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