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2, 2005

愛是這樣甜

與同事到銅鑼灣消夜,在台灣麵檔叫了一杯名叫「愛情果」的飲品。所謂愛情果,其實是菠蘿汁混入蜜糖,再加山粉圓(有點像奇異果籽)。同事一喝便大嚷味道太甜,連忙要了一杯水,將飲品中和。

愛情,真的很甜,甜得令人義無反顧。

訪問時聽來的溫馨故事。一個廿多歲的德國男孩,認識了一個香港女生,兩人迅即墮入愛河。男孩難解相思之苦,決定多點飛來香港與女友相聚,但男孩還是大學生,沒有收入,父母又不肯資助,那有錢買機票呢? 

男孩決定做苦工賺錢。原來,德國的汽水仍流行用玻璃樽盛載,人們要按樽回樽,需要工人逐家逐戶收回樽子。男孩打算每周抽兩天,替汽水廠走遍大街小巷回收玻璃樽,做到暑假便夠錢買機票,飛來港探望女友了。

這個可算是「洗大餅」(食肆洗碟)的戶外版。用血汗錢賺來相聚機會,很純情呢!

我嗜甜,雖然這年紀已純情不起,也忘了多久未為愛情瘋狂過。於是,我會吃朱古力,喝菠蘿啤,留住甜蜜的味道。菠蘿啤是祖國特產,是酒精版Jolly Shandy。本身是啤酒,帶有芬芳菠蘿味,像喝果味餐酒,比Jolly Shandy好喝,當然也會喝到令人面紅。我怕酒味,菠蘿啤合我口味,見過7-11有售,一罐大概$3.7左右,也許是女生「隊酒」的新選擇。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點解又係德國.....我有時同佢講電話/SMS 0個時都好甜,覺得自己溶緊,但魔法通常0係翌日就失效
-cuiyao

Florence said...

栗子,我都祝你有情人終成眷屬.看來德國男生特別有耐力,可替你高興呢.溶過的蜜糖再次溶化時,會一次比一次甜的,希望你快點見到J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