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8, 2013

劉天蘭的單眼皮



376mystory

「割雙眼皮吧!」

聽著演藝界前輩好言相勸,長著一雙東方丹鳳眼的劉天蘭,暗暗驚訝。

那是她的雙十年華。挾著溫哥華華埠小姐冠軍氣勢,喜獲無線賞識,看中她的高佻清秀,由歡樂今宵直播高歌,到新畿內亞拍攝旅遊特輯,至穿梭木人巷拍劇跳舞,她無一不曉。

世界正美麗,竟然被前輩當頭棒喝。她坐在無線一廠化妝間對開的長椅,耳畔響起前輩的叮嚀,說著甚麼單眼皮上鏡不好看,觀眾喜歡眼大大的雙眼皮之類之類。

不免腦交戰,整容改運嘛,有誰不想星途燦爛?畢竟是爽快俐落的城市女郎,不夠兩分鐘,她決定維持原判。

道理是這樣的:眼大大確係靚,但這是主流對美的標準罷了,她可不想改造去迎合一般大眾化的審美觀。

係,自己的單眼皮並非主流,有咩所謂!與生俱來的丹鳳眼,可是自己的特色啊,那一股強烈的東方感,不之令她幾咁自豪。

娛樂圈重視外觀,又如何?單眼皮就是不割,保持原來的自我。

「後來單眼皮做了商標,好彩當日無去割呢。」劉天蘭在她的新書《原來天蘭》,也在她與我的訪問中,娓娓道出這段往事。出自一位縱橫娛樂圈的形象聖手之口,對整容潮流的看法,擲地有聲。

她把這篇訪問的圖像檔案(文首圖像,報道全文請見第376期《U Magazine》,現已出版,至2月12日),張貼在她的微博上,坦言希望多些人明白,訪問內提及那段「拒割雙眼皮」的含意。

就是這一句,引發我寫下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

the_original_tina_bookcover
我再回顧過往數次訪問劉天蘭的經歷,或電話訪問或面訪,她認真得來,一貫的從容淡定,品味高雅,跟她的形象顧問工作很匹配。詳談才知道,找她設計形象的顧客,很多也沒有自信,老是貶低自己,投訴自己不夠別人好,小腿粗過人,塊面不夠瘦。

擁抱自然美的她,有感而發,把自己70、80年代拍下的雜誌模特兒照片,給朋友及女兒岑寧兒看。對方不禁訝異當年的模特兒,身型遠不及現在的骨瘦如柴,健康得多。

「你睇,唔係瘦到一條藤咁,大腿有肉的。」她肉緊地翻到新書《原來天蘭》第30及31頁,跟我指著她的模特兒造型照片。

如果我有這樣勻稱的美腿,羡慕也來不及啊,只擔心以現在標準,天蘭相內的肉腿,仍難逃Photoshop變瘦D一劫。

再翻下去,新書恍如雜誌式的編排,豐富的相片和內容,凝住一個美好的黃金年代,一代香港形象教母的寬廣氣度,透視那一種現代人普遍失落的,擁抱當下肯定自己,欣賞自我價值、風格的自信和堅持。

例如,她的單眼皮故事,在我的訪問中,尚有下集。

鏡頭自七十年代無線錄影廠一轉,匆匆三十多年。有一天,她檢視剛拍罷的照片,為甚麼眼睛突然變大了。急忙抓著攝影師問過究竟。

「無問題呀,你對眼真係咁喎。」攝影師無可奈何。她攬鏡一照,才發現,不知何時開始,眼皮隨著歲月流逝,悄悄下垂。

她很不喜歡這對突如其來的雙眼皮,心情忐忑。剛巧跟皮膚科醫生覆診,她的內心,不禁動搖:

「醫生,我可唔可以整番單眼皮呀?」

醫生認真地望了又望,沒好氣地說:「你雙得咁靚,整咩呢,我都想個頭生返多些頭髮呀。」

兩人相視而笑。她,坦然地,接受了雙眼皮的自己,aging gracefully。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