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烚菜全走


飢餓的時候,你最想吃甚麼?

我,想食粟米。真係食塞米。

將身體做白老鼠做實驗,才發現,自己的飲食怪僻,能人所不能。

今天開始來個五天排毒全菜宴,深綠蔬菜如菜心如芥蘭如沙律火箭菜,正合我意。

「你會點煮啲菜?炒都得架,唔點蠔油就得。」

「我唔食炒菜喎,我淨食烚菜咋,亦都唔會點蠔油。」我答。

「咁你都可以落豉油吊味既。」

「我一向都唔點豉油的,煲湯菜都係咁話,除非煲魚湯啦。」我想,對方一定以為我係怪物。

白切雞走薑蓉後,近年味覺之淡寡,再上一層樓,不知由何時開始,愛上白烚蔬菜,調味料全走。不嫌味寡與蔬菜的草氣,只覺味道渾然天成,又或者其實我味蕾失靈。

看來我做不成飲食記者,日日無食神。抵我這隻食肉獸,做幾天素食者好好反省。

五天全菜宴有甚麼成果?完成後告訴你。

5 comments:

秋盈 said...

哈哈,捉個字虱:用開水快煮青菜應是「焯」,不是「灼」,「灼」是火炙,灼傷皮膚就有,青菜只能「焯」啦。=)
我這食肉獸,十五歲起迫自己吃青菜,現在已經無菜不歡,在家裡也是焯菜,只會在水裡放微量油和糖,不加鹽,旨在保持一點青翠。

said...

吃菜素來喜歡吃清的, 單用水煮就可以, 容不下半點的油, 可是在外很難買得到, 即便說明了要「走油」, 還是會有油。

ps. 我吃白切雞也是走薑蓉, 實在接受不了直接把油吃下去。

Florence Lai 黎凱欣 said...

謝謝秋盈, 我應該把它改為"烚" 。我未試過加糖啊, 還以為只可加油和鹽呢。

嘉, Give me five!

秋盈 said...

呵呵,不客氣。拍照的事,你確定了就通知我吧。

toto said...

有點想知 你的成果 如何 = )

- 路人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