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9, 2009

回應「不見天的六四專題」

從行家網誌 ,得悉香港《君子雜誌》的六四專題被抽起, 唇亡齒寒。對相關記者的遭遇, 深表同情, 謹願心火不滅。

編輯慨嘆,傳媒悲歌, 他朝君體也相同。益發珍惜現有的空間, 本刊撰寫的「80後90後六四起義」,順利出街, 希望在此亂世, 帶出對歷史起碼的反省與人文關懷。

不過20年, 牛鬼蛇神, 張牙舞爪。資深記者陳曉蕾說, 要懂得狡猾, 「六四等敏感題目,明知老細向錢看,更得找出那條高層不為意或管不了的縫兒」。我知我知,不少有心的記者行家們,很努力的做這回事,刁鑽角度層出不窮。人家的報道未出街,在此不贅了。

不過,遇著北望神州雙眼發光的傳媒老闆們,也許狡猾也不管用。被波及的記者們,憑著良心做人,只要盡了記者的本份,報道被抽,也心安理得。

從此,記者又要學多一門本領,像內地傳媒般,不斷試探報道底線。捍衛正義與良心,真要穿多幾件盔甲再加防彈衣。暗箭,多的是。

希望有關記者不會被秋後算帳。相關原文在此,內容如下:

不見天的六四專題
前一天還慶幸自己在一家包容性和多元性皆強的雜誌工作。

六四專題難做,lifestyle 雜誌的六四專題更難做,論政治性新聞性,我們不比跟日報比媲,想義正嚴詞大呼平反六四又怕老氣橫秋,經過不斷的推倒重來,我們找到了方向,並實踐了。

文章寫好、相片拍好、layout 砌好,甚至已經送往印刷,但最後,因為大老闆的一個電話,專題被抽掉,同時,有關該期雜誌中所有提及六四字眼的文章,皆要經過修改,三小時之後,這個六四專題真的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踪,彷彿從未出現過。

然後,一個狐假虎威的公司高層,把我和幾位相關的同事叫到會議室,會議室氣氛很凝重,我們似是犯下彌天大禍。那名高層手拿著那份專輯的 copy,上面的文字被黃色的螢光筆畫得一塌糊塗,然後她將「有問題」的句子逐句讀出,說:「這是煽動。」當然還有一堆不知所謂的說法,包括公司的決定毋須要向員工解釋,若有不滿同事可以隨時離職等屁話,還假猩猩的問大家有何意見。

他媽的我還可以有甚麼意見,你是老闆,你說了算,但她居然還說我像是不認同公司立場,我是打工,但不是你的走狗,無須甚麼屁都要與公司同一立場吧!你有權禁止你認為有損害公司在內地生意利益的東西刊出,你有權炒我,我有權不做,但是你不必像文字獄般逐隻字審查我那一字有煽動成份,這裡是香港,不是大陸,而且即使這份專題寫著我名字去大陸派我也不信有人要捉我去打把,別弄得像是我們犯了殺頭般的大罪似的。

撫心自問,是次六四專題的文字圖片內容,不算處理得特別出色,當中也沒有甚或驚天動地的內幕要爆,但是我不憤。

好可怕。我原本覺得壹傳媒偏激,但我發現,原來香港剩下願意咆哮聲音的,或許只有它了。

好可怕。原來沒有人抹殺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是我們的媒體集團為利益甘願放棄。

好可怕。從前覺得內地用強硬的手段,又捉又打又軟禁的,控制人們的言行,好可怕,之後感覺近年好像好了點,到奧運時又好像再好了一點。但現在,我發現,原來軟霸權更可怕,中國強大了,他們不必再用任 physically 的手法打壓人們,只要不讓你回國經商,那麼想賺錢的人們便會乖乖收聲。我感覺如此情況還將繼續發展,中國好野!

2009年5月26日,《君子雜誌》的 143 至 156 頁被他們抽走了,但他們不能在日曆上抽了六月四日。感謝歷史讓我們看清商人的真貌。

8 comments:

fschubert959 said...

i am sad for these people who only see economic benefits and are willing to forsake their consciences for these.

Sheta said...

記者的網誌已關。

Anonymous said...

最近有機會看了城市論壇呂智偉與謝志鋒的辯爭,有點感概,看完你寫的例子,也覺得很多人對六四事件的處理手法仍是採取犬儒做法。

不過,從來我覺得,君子並非是真君子,為了無聊的高層決定而使自己的情緒受影響其實並不值得。

最近有關很多六四的片段都在不同的新媒體湧現,如果你認識那位被抽稿的記者,我覺得毋須因此而傷心,須明白自己身處的工作機構並非附帶光環,只是人心不死,公道就會彰顯。即使在自己的雜誌出了那份報道,我認為,也不及在網上公開來更有更大的影響力。

如果記者有受壓力要被迫關閉網址,那事件就更嚴重了。

港燦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Florence said...

fschubert959, i'm sad too, that's why we should treasure our freedom of speech.

Sheta, 估計有關編採人員應該承受了很大壓力, 今天的蘋果和明報均有報道此事。

無名氏, 因為網誌已關了, 恐怕事件已影響有關編採人員的工作。網絡透明度高, 具影響力的消息, 在網站張貼一小時, 反應好過在報章屈在一小角。你看艾未未的最後一貼就知了。還得多謝互聯網, 令黑暗世界見光。

Carla said...

抽版本身很離譜。但該事件令我最憤怒以及無奈的是, 該位高層 (有稱是集團太子女吳旭茉) 要抽版也可有很多方式及態度, 但她偏偏就要用那種方式。

那不是單純的「上級有令莫敢不從」, 而是在過一種「狐假虎威」的癮, 是在享受一種以折騰他人為樂的權力慾。這種自以為了解了主子心意、必蒙主子喜悅, 便去欺淩下人的奴才心態, 就在這一位年青、富有、家底好、受過高深教育的女子身上赤裸裸地流露出來。若賈寶玉有靈, 恐怕會氣憤得吐血吧。

Florence said...

Carla,

我不知道那個高層是誰,不過,權力令人亢奮,去到那裏都一樣。吐血的,不止寶玉,還有曹雪芹。

Sheta said...

記者已被辭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701&sec_id=4104&subsec_id=11866&art_id=12938100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