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Ms Choy, 一路好走

挑選吊唁花牌,徘徊在中西式之間,花店力薦西式花籃:「中式花牌要倚在牆邊,容易被西式花籃擋著,況且西式的花很漂亮啊,你看,有紫色玫瑰、百合、椰菜球……」

蔡老師愛美。她在主的懷抱安睡,當然希望美麗的花兒伴著她。管它排位還是甚麼呢?淡雅恬麗而得體,就是她的為師風範。

Ms Choy是我的啟蒙老師,在寫作,在音樂,栽培懶惰的我,學懂耍幾下鋼琴皮毛,安慰阿媽總算有一技之長。我是那種在幼稚園,已經多番被鎖黑房懲罰的黑豬仔學生。上到小學二年級,多得時任班主任兼中文老師的Ms Choy發掘,才有機會翻身。

我最有印象的課外書,除了「少年出英雄」偉人系列,就是由老師推介,忘了看過多少本的「記敍文」、「議論文」等作文系列,潛移默化,由白紙一張進步至不怕寫作。我今日靠寫字食飯,也許在小學已播下種子。

若非她在課餘鼓勵我學琴,兼任我的鋼琴老師,恐怕我至今也沒多少見得人的技能。可惜我學不到她的唱功,一練到八級Aural Test,總是記不牢又唱不準,她皺眉了。眉頭愈緊,我愈怕辜負她對我們的疼愛,恨鐵不成鋼。

好在,老師桃李滿門,有鋼琴與聲樂高手,也有各行各業精英,最為公眾熟悉的,要數香港三項鐵人代表李致和(他可彈得一手好鋼琴)。

我考獲八級鋼琴便一走了之,不再進修,心裏有愧。老師沒嫌棄,藉著我的生日,與她舊曆生辰同月同日的難得緣份,每年總會一起慶祝。來幾句閒話家常,親切關懷,分享瑣碎窩心小事,一早超越師徒界線。

感情攻防,她談得多,最關心我能否找到可以倚靠的肩膊,可我每次也交白卷。待我達標了,老師已病倒昏迷,遺憾無法讓她見他一面,更遺憾婚禮上少了重要的她。在靈堂想到,我還要令她擔心,不禁眼眶一熱。

在老師愛女Ada身上,我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聰慧優雅。她的愛,悠悠延續。

來自人世與神的愛,緊緊的,環抱Ms Choy,永遠永遠。

實踐Ms Choy的愛,要好好活下去,好好的愛自己,愛別人。

也願愛與祝福,守護著Ada與Ada爸爸。愛,永不止息。

3 comments:

shizuoka2002 said...

水瓶妹妹:

My Condolences......

Daniel.

Male said...

SORRY!!!

Florence said...

Daniel & Male,thx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