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1, 2008

官場太極



前局長王永平耍太極。慶幸這是退休後專訪,太極動手不動口,否則從前在官場相見,要吃他辯護政策的口水太極拳,也真夠自討苦吃。

平叔為官34年,做了12年局長,由教育統籌局,公務員事務局,以至工商及科技局,政策悉數夠爭議,次次做戰靶,民望徘徊中下。以此戰績,猜想他滑不溜手,爆料無望,訪問時卻來一句「一日沒普選,香港也不是國際城市」宣言,尚算有驚喜。或者,為官期間,他憋著這句肺腑之言許久了,終於無官一身輕,又毋須累積從商和政治資本,可以暢所欲言吧。

這專訪,因緣際會。過去,我往往跟他的政策局擦身而過,未嘗找他「扑咪」(記者圍著被訪者即場短訪)。適逢他出版新書《平心直說》,找他細說為官之道,經歷那官場南柯一夢。

我們在政府總部門口拍照,保安員眼望望,就是沒開閘,人一走茶就涼。平叔對著鏡頭微笑的一剎那,背後大門稍開,逸出一輛房車,載著劉兆佳絕塵而去。那一道大閘,這麼近,那麼遠。

平叔的著作,既非回憶錄亦非自傳,定性為「反思錄」,別期望他「爆大鑊」。說得精準一點,那是教科書,剖析他歷任三個決策局,蘊釀政策的過程和考慮。想考AO(政務主任)者必讀,大有潛質成為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以及中學通識的參考書。

訪問內容不贅,請參考今期《U Magazine》。反而想談談過往的局長級訪問趣聞。跟過何志平肥局長,返母校拔萃拉小提琴,見識過改吃政壇飯的葉劉淑儀,一身迷人purple lady炒小菜。最深刻的,倒是一次平平無奇的局長專訪。

那是幾年前的事,局長是誰,姑隱其名。港聞記者年代,扯著上司和同事衫尾,跑到政府總部西座,在局長的會客室梳化上正襟危坐。局長是官場出名的「老油條」,問得尖銳答得行貨,語調溫吞不徐不疾,你急他不急。

眨眼半小時,為一無所獲而發愁。郤不知怎的,局長那堆說過N次的答案,猶如催眠曲,消極地漸萌睡意。迫自己抖擻精神,目光稍稍從局長眼睛向左移,掃射至局長身旁的新聞秘書。咦,新聞秘書雙眼緊閉,在閉目養神?不!他的頭髗微側,不就是午睡「釣魚」的樣子?

連新聞秘書也吃不消局長的言論,比我更早睡著了!

唉,官腔怕怕。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Florence,

官場=屠場

這是我讀過PA之後的感覺:)

Daniel.

Anonymous said...

以前做教育版記者,也找過平叔訪問,感覺也是和你以往經歴過的一樣,你急他不急,答得行貨。

小弢 said...

哈哈,我估到你講既老油條係邊個喎。
其實我好怕搵局長做訪問,因為一黎唔會有咩突破,一定係行貨,嘥時間之餘,最慘仲要返去諗樣寫一堆廢話,將佢包裝成一單「新聞」。

Dilman said...

好一句 "老油條", 呼之欲出啦......

官場...... 唉......

Florence said...

Daniel, 相比政府, 商業機構的競爭, 可會更激烈?

行家無名氏, 我跑新聞時,每次遇上有局長出現的場合,都幾擔心無野寫。我那位姑諱其名的局長,不是平叔, 據我所知, 這位局長至今風格不變, 不過下屬對他的印象不差

小弢,你所說的慘況, 從前在董建華出現的場合最為嚴重。每次他講speech, 我都不知寫甚麼才好,

Florence said...

Dilman, 官場很多「老油條」, 也不知是否你心中那位。雖說從前訪問該局長(Again, 不是平叔)一無所獲,但不代表他沒有能力, 只是應付傳媒有其一套, 各為其主。

Anonymous said...

水瓶妹:

這個嘛,各有千秋......

Daniel.

Dilman said...

你所指的老油條是否我心中那個, 不重要啦! 也不用開估了.

借導演 李安 先生 那套電影的對白一改:

"每個人心目中, 都有一條 老油條."

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