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0, 2008

閱讀新中國



到中大採訪,赫見紅彤彤橫額,用簡體字寫著「熱烈祝賀劉遵義同志榮任全國政協委員」。起初不知就裏,還以為有人急不及待「擦鞋」,即時「毛管戙」。

打趣問同行公關友人,會向客戶推介類似宣傳手法嗎?他眼也不眨:「咪玩我啦!」

上網看舊聞才知道,這出自中大學生和校友之手,反諷劉校長接受政協委任,是「赤裸裸的政治分贓」。怪我天資駑鈍好了,第一眼看不明這種曲線抗議,生怕中大學生優良的反叛傳統被破壞。每任校長獲中方政治委任,中大學生會一定抗議的。

很怕「熱烈祝賀」、「同志」等字眼,這類富有中國特色的統戰式宣傳手法,不是我杯茶。看見橫額時,我真的以為這種宣傳文化已入侵香港,心底異常抗拒,想起人民大會堂那些連綿不絕的掌聲,大地上那些無孔不入的巴結與奉承……


我可會是文化人李照興提出那種「錯把我城當我國」的香港人,貪圖香港是例外之城,享受進可攻退可守的安全感?最近買了兩本探討中國的書,一本是李照興《潮爆中國》,另一本是江迅《色香是杯雞尾酒──e世代中國社會眾生相》。自從去年底出差北京後,一直希望了解更多現代中國。既然成為書壇焦點的《潮爆中國》,剖析當下中國文化現象,那麼再捧讀《色香是杯雞尾酒》,參考書內探討的中港台政經與民生脈絡,應該觀照出較全面的新中國面貌吧。

總覺得,文化不能抽離政治經濟民生。我對《潮爆中國》「香港的困惑一直錯把我城當我國」、「2003是後香港和新新中國的開始」等論述有保留。有很多很多人,(特別是90年代北上那些),早已認為香港只是中國一個城市,認清「我城不等於我國」,非常樂意踏實地了解中國。

但是香港又確實在政治經濟上,是一個微妙的例外。胡佳的言論在香港很正常,在中國卻招牢獄之災(但願他早日獲釋)。內地人來港生仔,嬰兒有香港出世紙;去北京上海廣州生仔,一定取不到戶籍再被趕走。人民幣升穿九算,港幣仍要跟隨美元疲弱。

再者,97回歸劃出殖民地分界線,「我城不等於我國」的身分認同和現實迅速鞏固,毋須等到03年。而且那群97後出生或移居香港的新人類,沒受過殖民地洗禮,想法就是不一樣。至於中國,03年前已加入世貿,而這引發社會翻天覆地的變化。

新中國與新香港的未來,水晶球看不穿。也許閱畢兩本著作,能開開眼界,調整心態。

************************

可憐的T是甘泉航空清盤受害者,兩張7月赴英機票泡湯。跟她MSN了解始末,安慰的說話已說得差不多,心生過往採訪商舖爆煲苦主,幫助無從的無奈。T的筆鋒突然一轉:

「正面一點看,我不是即晚滯留的乘客。我還有一份工作,賺回機票錢。而且我們很健康,家人齊齊整整。這比金錢更重要。」

心頭一暖。對的對的,做人要樂觀,政府或相關機構受壓後,可能明天處理會更好。

2 comments:

怪人道格 said...

好深啊...那兩本書.

你真的是學究天人,美貌與智慧並重.

人世間真善美代言人.

周慧敏在地鐵賣塑身廣告時,你就在博客做定身推廣,教曉時下腦殘像貓的少女, 怎樣才能持久保持女性魅力.

呃,是了,
Florence 是 subject,
is 是 動詞,
always 是 adverb,
beautiful就是 adjective.

呵呵, 手痕, 別見怪.

Florence said...

哎吔, 道格, 咪玩啦......那兩本並不很深奧, 我左腦睇財經, 右腦讀文化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