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6, 2007

一周雜感

獨個兒在旺角吃晚飯。坐在對面的女生跟一旁的朋友嚷著:「你知唔知呀,份工要識Cantonese同 ManD拿呀!」

全桌靜默。她有點失望:「是Dior請Sales assistant呀,要識廣東話和普通話,居然無話要識英文喎!」

大伙兒開始討論Sales行情。女生熱切向身旁的男性朋友建議:「不如去Hysteric做吧!不行不行,他們只請女sales的。」

男生自言自語:「做sales也好,企下之嘛,就有8000幾蚊。」我心想,報館記者起薪點,都是8500至9000元罷了。

不諳零售業行情,我低頭不語,隨手把一片牛肉塞進嘴裏,卻無法咬開。幹麼這碗雲南桂林過橋米線如此難吃?

**************************************

前幾天,明報「放蛇」扮馬術觀眾入場,測試保安漏洞。想起幾年前自己放蛇「犧牲色相」的經歷。

當時,康文署為確保衛生,公布泳池實行新措施,不准泳客穿著拖鞋進入泳池範圍,也不許泳客穿上白色以外的T恤下水。新措施在4月1日生效,我被指派「放蛇」,測試泳池職員有否嚴格執行,可想而知我統統犯規。

我在九龍公園泳池「開工」,穿上桃紅T恤走出露天泳池,赫見幾支相機鏡頭瞄準我,全部是報紙攝影記者行家,拍下我如何犯規!

一如所料,翌日我的一雙光管腳順利見報,成為評頭品足的對象。然而我沒留下這張「寫真」,當天擔心的並非兇狠的鏡頭,而是微涼的水溫,沒有太陽天色陰沉,沒有冷傷風已算大幸。

各位盡忠職守的泳池職員,如果當天我的表現,影響了你們的工作,實在抱歉。

************************************

上篇貼文引來各方好友指點,容後逐一回覆。其實我有mp3機的,數年前的老爺版本,到了退休年齡,才會心思思想換畫。

看《妙手仁心》,那些CRT電腦屏幕提醒我時光倒流,片末鳴謝字幕出現的Compaq令人唏噓(Compaq與HP合併多年)。從前被訪者給我的Compaq名片還在卡片盒裡,不知怎的故意不去碰,任由卡片和記憶塵封。

Simmy, 我當然記得你!你還好嗎?是否搬了?我的gmail電郵就在右邊的 sidebar 啊。Keep in touch!

1 comment:

Mal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