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5, 2008

躁動

人生大事將至,思潮洶湧,夾雜忐忑失落。也不知道是否寫了篇帶點批判的東西後,人也毛躁起來。

10年前的這幾天,生命其中一段最難受的日子。熬不住,出走北京療傷,多得S在京城接應。還記得,那家在清華大學附近,出租房間給學生偷情的酒店;還記得,那天在清華西門駕著單車,在十字路口團團轉,屢跟公車車頭擦肩而過,以為那一刻就此絕望。

歲月磨平傷疤。今日回首,一笑置之。惦記著出走的青澀,是青春的衝動呢,久違了。

獃得久,也想出走,被理性和責任煞停。

唯有思緒,不由分說出走,逃逸,沉默。捎一本《挪威的森林》,雖然,來遲了。

8 comments:

史提芬 said...

依我的直覺,你的決定,
一定下得不容易。

還記得我那失望的晚上,
你跟我說的一席話。
有時候,工作可以控制得很好,
但並非一切也能稱心如意。
就是合不來,不是你的錯,
不必扣自己的分。

躁動過後,自然平靜,
那時的前景,便會更清晰。
我找到我的路,你一樣可以。

Florence,別煩,
事情會過去的。

Florence said...

史提芬,

謝謝你,可能這陣子不斷自我質疑, 有點倦。我想出走, 其實是想放個假, 現在當然不可以啦! 而且預視到將來的工作, 有點壓力而已。

你近況好嗎? 真的, 我們要坐低吃一餐。

Florence

史提芬 said...

午餐時間比較好,
一個悠閒的下午茶也不錯。
建議星期四~

但你成日出街,就比較難約。

kin said...

雖然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總之希望妳加油啦。

周末惀快!

駒 said...

歲月磨平的傷疤,在風吹雨打的季節,還是隱隱作痛。

出走就出走,出走才知在家千日好。我最掛念父母女友的日子,往往就是一個人在途上的時候。

至於俗務,兄弟姊妹都樂意出心出力(出走費用除外),不用掛心,多買手信就可以。

挪威的森林太遠,去城門的水塘,也是遠離煩囂。

Florence said...

Kin, 謝謝你。生活, 仍然繼續。

駒, 感謝你們的支持。思緒很想出走,但係鬼叫我懶, 掛住瞓, 走不動。

想想探探瑪莉, 已經很開心。

城門水塘真是好主意。我也有一個城門水塘的故事, 遲些跟你分享。

Anonymous said...

原來那時是你生命其中一段最難受的日子。

十年了。

還記得那笨豬跳。還記得你說的那山峰之傳說。還記得北戴海的人山人海。還記得街道旁的海鮮餐。還記得那充滿社會主義特色的醫院。還記得坐火車回北京時,車廂放的“友情歲月”。還記得旺角的花園餐廳。還記得韓農示威時的來電……

歲月能磨平傷疤,卻沒有洗去記憶。不用忐忑失落,也不用毛躁。回首起來,原以爲的人生大事,原來卻只是生命中的一點漣漪,一笑置之。而可能影響生命歷程的機緣,卻在一點一滴的小事中俏俏流走。

s

Florence said...

s, 真感激有你這位義氣朋友,否則我真的會嘔到暈咗都無人知。謝謝你的回覆, 讓我有再寫一段小文的衝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