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9, 2007

那一年,感謝羅國洲

不得不承認年長了,牽動着人情神經的,多是令人心酸的Bad News,驀地喚起那些在年少氣盛的日子裏相逢,卻已遠去的身影。都走了。

半個月前讀報,赫見前練馬師羅國洲意外猝逝,茫然了好一陣子。就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學一年級歲月,他一度是我的救星,讓我得以順利交功課。不經不覺又11年了,這麼近,那麼遠……

我唸中大新聞,大學一年級要當系內實習刊物《大學線》雜誌的記者,每個月交一篇稿。初春濃霧杜鵑吐艷,我收到新稿題:賽馬,講講馬匹的意外!天呀,我又不懂賭馬,無定向如汪洋中的一條船。我漫無目的地呆望練馬師名錄,不知怎的誤打誤撞找上羅國洲,他又肯犧牲寶貴時間,應酬我這等學生哥,帶我到沙田馬房參觀拍照不特已,又讓我登堂入室訪問。

隱約記得花了他一個半下午,參觀馬房時解釋詳盡,細微至飼料成份也解釋得一清二楚,對我的愚蠢提問不厭其煩,全程禮貌周周。那一趟甚至有機會一睹馬仔泳池,大開眼界。

做採訪時常吃閉門羹的我,簡直萬分感激。那時只知羅國洲曾有負面新聞,但心想他肯接受我這等毫無利益與好處的訪問,這個人至少也有善良的一面吧!

後來才知道,就算是記者,若非馬經版,也不是輕易有機會進入馬房。一來要馬會同意,又要馬主或練馬師帶路。最近訪問一位名人馬主,原欲邀他到馬場或馬房拍照,拍一張回歸10年馬照跑的照片,也被他以工作忙碌為理由婉拒了。

可惜,當年文稿已遺失,隱約記得談及馬匹脹筋,大概是一版黑白印刷。

昨晚得悉羅國洲舉殯,我下決心到《大學線》網站尋回舊稿,重溫舊事,可惜那一期雜誌(第七期),偏偏網上稿件不齊全,只得幾篇重頭稿,我那篇大概在虛擬世界蒸發了。

惋惜,沉重。羅先生在天之靈,請安息吧。

3 comments:

karvitz said...

「洲官」在最危險的時候平安渡過,反之在安穩平靜的生活下卻飛來橫禍,真的世事難測,人生如戲。

祝洲官永遠快樂!

Carla said...

相信羅先生會很喜歡你這篇悼文。

嗯,原來我和你真的同年。

Male said...

A sensational story!!!

洲官's story is surely another glorious HONG KONG story!!! And Florence, thanks for sharin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