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4, 2007

權力遊戲.中大學生報情色版



在炮台山附近看見的路牌。Power Street。大強街。

是的,強就是力量,就是Power。要變得強壯,先要經歷風吹雨打。那麼中大校方可真夠用心良苦,把一班稍稍「玩過籠」的天子門生冠以「有損校譽」之名,一腳把他們踢出象牙塔溫室,獨對驚濤駭浪,早日體驗社會現實的殘酷。

如此曲線表述的「拔苗助長」,自然欲速不達。大學基本的開明、包容、胸襟與循循善誘統統消失了,還以為這裏是幼稚園哩。作為中大舊生,也真夠難過的,我不喜歡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品味,然則同學仔硬頸踩過界,也罪不至於處分吧。

抑或校方要趁機為學生上一課強權教育,教導各位有權才有Power的建制遊戲規則?至於中大學生報編委們,已上了一課權力的教訓,擁有自由出版權力,「不畏強權」刊登情色版,結果栽在自己的權力手上,活生生的大學政治課。

唉,中大校方要自損校譽,我們舊生沒有權力阻止,又是有權無權的體現。

祭出道德幌子,展示或爭奪權力為實,令人毛骨悚然。最吊詭是,最沒有權力,最沒有say的,竟然是中大學生報的基本讀者群,一眾中大莘莘學子。

******

有報章評論說,撰寫情色版的學生們,不過意欲風流一番罷了,勾起我一段關於大學風流的往事。

大學畢業那一個暑假,男友提出分手,我忍痛到北京旅行療傷。訂了一家鄰近清華大學的酒店,接濟我的清華香港學生S,瞄一瞄我的房間,輕描淡寫一句:「你知道這家酒店,有很多情侶大學生訂房嗎?」

見我大驚小怪,他蠱惑一笑。「宿舍一個房住幾個人,不及這裏方便嘛!有些索性幾對情侶,在外面合租一個房間,輪流使用囉!」他補充:「其實北京的大學生好開放,比香港厲害得多。」

細心一想,也是的,90年代末在北京,以大學生為主角的情色小說並不罕見,繪形繪聲,大家習以為常。

S走後,我下意識打開床邊的木櫃,又望望洗手間旁邊的塑膠垃圾桶,查看上手房客有沒有遺留避孕套。幸好,我的房間尚算清潔。

這幾天,在網上細看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鹹濕小說,相比那個北京暑假見識過的情色文學,簡直濕濕碎,只覺學生報刊登的小說,品味確實低了點,像極幾個小男生藉機書寫性幻想,容易引起冒犯的嫌疑。也難怪學生報編委辯稱情色版「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言論站不住腳。

然則,學生罪不致於死,需要的是從反省中學習,而非上演一幕「禮教/權力/保守吃人」。

***********

既然大強街叫 Power Street,小強街又應該怎樣翻譯?

忘了告訴你,現實的大強街Power Street很短,只得50米左右。權力三角錯,英雄氣短?

延伸閱讀:

明報:中大學生報部分版面
明報安裕周記:保守吃人
Just a sidekick :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
刁民公園:「大學生是天之驕子」的成見
中大風月版青出於藍
占占字起:中大情色版的大驚小怪

12 comments:

小奧 said...

題外話我知道Power Street,但不知道中文叫大強!!!

題內話,不就是小題大造。

bubu said...

森美事件嘅翻版,嘩眾取寵累事!卒之搞出個大頭佛唔知點收科!言論自由唔係大哂架!搞得唔好,呢單野分分鐘要鬧上法庭!而中大果種應聲蟲事後孔明法,又真係幾不近人情,幾 9 囉!細路哥黎咋人地!

Anonymous said...

How's about "nominee Street"?
鬼馬呀你......

前中學教師 said...

Blog 主這護短態度, 只會加強同學認為自己是站在道德高地、是被人(包括校方 ---- 即老師 --- 及他們眼中的道德佬)迫害。他們一開頭已是這種取態,怎會作出反省。

Anonymous said...

我想學生在設計那個問卷的時候是不是笑到碌地的, 如果不是鬧著玩, 無關嚴肅的, 便很難叫人相信這是大學生的作為.

北大學生做的也不等於是對的和好的, 或者, 他們的情色小說寫得很有水準呢.

當然, 也不同意校方的嚴厲處分, D學生都係小朋友啫. hu

Dilman said...

http://www.hk-place.com/view.php?id=306

可能有點 "殘忍", 不過大強街很可能和權力沒有什麼關係.

好老實, 班學生如此態度, 很有問題! 粗略看過明報的轉連, 和普通的風月版分別不大. 跟本不能引起什麼討論空間.

校方的嚴厲處分, 是必要的!

Florence said...

小奧, 總覺得大強街比它的英文譯名power street 有趣, 引人遐想。是了,這樣的事件如果在挪威發生, 又會發生甚麼事情?

bubu,真的,我不知道事件如何收科,最慘是連爭論也沒用。中大與學生,各值五十大板。

無名氏路人甲,我唔識答呀!

前中學教師, 我不認同情色版的品味,以及學生們的辯駁, 然則覺得未至於懲罰, 是因為一來這次事件較複雜, 誰對誰錯因道德價值,以及如何看待大學生身分而異, 二來不同意校方的家長式處理, 我想這未至於護短吧!

不過, 我同意他們起初仍未反省, 第一個聲明太強硬,錯過了化解事件的機會, 這一步學生確是走錯了。 真係唔知點收科

hu, 北京大學生性開放是對是錯,我沒深究,只是解釋幾年前所見。這次玩過界,也許是一個讓年青人知道,做事要顧慮其他人想法的一課吧。

刁民,哈哈哈,我用power street借題發揮而已,多謝補充。香港很多與Power有關的街道或建築, 均與發電廠有關的。不過它們的譯名百花齊放, 像power street大強街, 大強所指的列強, 令人莞爾, 畢竟列強有的是侵略中國的權力啊。

Anonymous said...

如果現在唔去正視, 遲小小大學情色板可能會有叫雞指南, 服務布告等等!

Anonymous said...

向前望啦,說不定到時有紅燈區,唔駛出,一些性工作人有保障,找兩餐啫,lunch box

Anonymous said...

其實言論自由係有必要, 但在一些不恰當的地方或媒體寫一些宣染色情的言論, 是不是要加以教導呢? (由其是在校園內)
如果認為冇問題的話, 可以叫大學生出版"賽馬版及球彩版啦.

Anonymous said...

咪玩啦!你認為學生是會這樣做嗎?
請你想想banned 跟開放討論的分別
早D知定遲D知,明知故問....

Florence said...

無名氏們, 又不用太悲觀和極端, 如果校園出到個講波講馬天才, 都幾犀利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