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07

情色版.眼低手低

看罷昨日貼文,C眉頭一皺:「學生是成年人了,18歲已有投票權,他們應該知道自己做著甚麼事,難道殺人放火也可以?」

對大學生,我們有雙重尺度,寬容他們年紀小,反叛躁動,卻又同時要求天子門生的言行舉止合乎公眾期望,即是做個言行遵從社會標準的大人。不幸地,中大學生報情色版這個原應在校園了結的風波,被放進社會天秤(淫褻物品審裁處)去衡量,令事件變得出奇複雜,高度政治化,我愈看愈不安,忍不住說幾句對學生報編委的看法。

我仍然認為,大學毋須亦不應懲罰學生。不過,若將學生報被評為二級不雅刊物,與打壓言論自由劃上等號,那實在混淆視聽。學生眼低手低就是眼低手低,情色版無法達到「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這目的,唔work 就係唔 work,品味低劣就是低劣,無謂挪用甚麼言論自由作擋戰牌。

不如乾脆認衰,想想如何變革,反省一下自己的表達能力和手法為何如此不濟,急急upgrade改版,讓讀者接收到原欲表達的批判訊息,還來得有建設性。要討論性與慾,可以研究探討性與慾的學術理論,可以提出問題與質疑教大家反省。光是塗鴉幾句性幻想,何來反思之有?

學生報大可為二級不雅上訴,但請不要上綱上線至打壓言論自由。

從前包括出版小門報及反對高錕出任港事顧問等,多次中大學生自發的衝擊,公義為本,出師有名。今次卻是最基本的「詞不達意」,純粹failure,不能與從前的衝擊相提並論。

然而,大學生挑戰禁忌,膽敢衝擊建制的思想不應隨之因噎廢食,而是要修正和修煉。最擔心是,學生被人(抑或自己)以言論自由之名捧得高高的,他們來不及反省檢討,他日將會加倍時間和痛苦,才能脫離泥沼。

學生們,發揮獨立思考,就在此時!

中大學生報終歸屬於中大學生的,究竟中大學生想甚麼?請他們表態決定學生報路向,又如何?我們這些塘邊鶴,頂多說三道四,校園的事,就由校園解決。

這些是聲援與聲討中大學生報的網站。我統統不打算聯署,如果校方堅持學生報有損校譽要處分學生,學生又堅持己見不願反省,雙方各打50大板。(要趕稿,留言定當盡快回覆。)

聲援學生報:
70名香港及台灣學者
獨立媒體
批評學生報︰
「一群關心中大的中大同學、校友,和社會人士」

9 comments:

整餅怪人 said...

算吧,你不覺得隨著事態發展,現在討論問題的重心越扯越遠,問題不斷自我伸延膨脹嗎?

從開始講小門報,美國大學校報,美國個別州郡婚姻法,蔡元培風骨,五四運動,高焜氣量,鄭海泉以至其他青年時期被社會視為反叛的名人,

以至今天看報,某些人為求辯護該份刊物,連聖經都扯上了.只要是可用作辯論的道具,那理合不合適都要照用如儀,開始不可理喻,

從這個角度看, 他們根本不會聽人講,他們只會覺得自己對,只求講贏他人,也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諸如基督徒天主教徒.

情色版的討論,不是電視劇集

"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睇得出"

即使睇得出, 鬼仍可以冥頑不靈.

何必浪費時間跟他們糾纏?

阿某 said...

開放的社會鼓勵多重答案的可能性吧!
難道彼此提及的是洪水猛獸?
所謂講贏他人,吾認為不存在的,無所謂贏輸吧

Anonymous said...

from 好耐冇見既港燦
_________________


明報
D04 2007-05-15



被迫害妄想的性解放先鋒?


編按: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霎眼已由爭議性的出版內容轉向至校園自主、當局對出版自由是否過分箝制的問題之上。在此且聽聽中大學生報的「前預設讀者」——兩名中大畢業生的話,他們雖抱持對打壓小眾言論的警誡,然更是仔細分析學生報內容所未能表現對坊間性觀念的反思。

文╱朱振威中大現代語言及文化系03 年畢業生

陳英凱中大研究院文化研究04 年畢業生

初讀報章報道,還以為社會上的道德先生再度出手打壓開放性言論。原欲撰文聲援一眾學弟學妹,但翻閱四期《中大學生報》(網上版www.cusp.hk/),卻發現所謂「情色版」雖聲稱以性解放為己任,以弱勢自居,卻墮入主流價值觀以及將「性」作公開符號消費的困境。學生報的同學對性解放侃侃而談的時候,根本未能在性別議題深入反思甚至自打嘴巴,被指斥公開宣淫時挪用「性解放」、「挑戰權威」、「打破一元性論述」作辯解,大有「玩出火」後乞求學理支持的「馬後炮」意味。公眾讀「情色版」後將「開放」解讀為販賣色情的詭辯,不難理解。

被收編╱內化者的「偽反動」

執筆時讀到學生報發表的《聲明:本報就情色版引起爭議之回應》(網上版),提到「本報對情色版嘗試加入多元的性想像,乃在抗拒現今香港社會論述性的單元。情色版之成立,旨在打破一元性論述,解放遭這論述壓迫的弱勢者。」這確是女性主義者與性別研究多年來念茲在茲的,故理應支持。當中的書評影評選材不俗,但部分文章的內容及行文風格,卻暴露出編輯及一些主筆早被主流意識形態收編內化而不自知,這在兩篇刊出之情色小說尤為明顯。

《滿足》(《中大學生報》○七年一月號)一文以女性自慰為題材,滿足的,卻是男性中心的窺淫喜好——君不見女角自慰成近年日本成人電影重要場景?小說情節如「其實我渴望的是被他綁在欄杆上,強行脫去了衣服」,貌似女性對性愛自主的呼叫,實為呼應父權價值觀下女性為性愛關係中他者的典型角色。這顯出的就是多元的性想像?還是一種被內化而不自知的單一父權意識?實際效果,反而是以大學學生報之名,再一次複製及鞏固僵化的單元思想。

以召妓為題材的《拜神唔見_》(《中大學生報》○七年四月號)更是不折不扣的主流意識形態再現。妓女的挑逗、前往召妓的丈夫被報章風月版滑倒的「現眼報」,正正是對女性性工作者的妖魔化描寫:妓女是勾引男人的賤女人、男性因為受引誘才召妓、背妻召妓的男子是不道德而應受報應。正當性工作者權益及性工作的正名化為香港性別運動的重要討論課題,以「開放討論」以及「解放遭主流論述壓迫的弱勢者」為己任的學生報,卻出現一篇具有典型賤視妓女論述的小說,可謂諷刺之極。

兩篇小說背後的話語對主流意識形態拳拳服膺,人物設計盡是主流性別角色定型,甚至對本應受「解放」的弱勢社群作出踐踏污衊,所謂「打破一元性論述」從何說起?更枉論解放弱勢社群。

問卷調查:絕理性棄知識

備受爭議的問卷(《中大學生報》○七年二月號)有下列簡介:

「都真係想試下知道到底有冇人睇呢版,同埋讀者或者自己有咩意見,所以整呢個問卷調查,絕不想懶科學化呢個嘢,目的旨在介紹及致送紀念品給有需要嘅人。」

紀念品簡介則為: 「安全套乙個(這個安全套牌子是不錯的:便宜、不會太易變得『乾憎憎』、又不易穿,試用完覺得正的話,就自己買喇!)」

之後在《情色版意見問卷回應》(《中大學生報》○七年三月號)寫道: 「本報收到幾位同學回應,玆抽取當中五位的答案公布。」在前期沒有聲明下,五位讀者的答案原文照錄。

學生報不斷強調不欲以「(懶)科學化」的方法處理性事問題,此為對其嬉戲式「問卷調查」以及冒誤導讀者的風險開設沒有專業知識支援的信箱欄目的理據。為什麼要反動地將性「非科學化」?學生報甚至從未釐清這重要但並非術語╱熟語的詞語到底所指何事。觀乎學生報的「非科學化」,僅體現在不以專家解答性問題與讀者意見只作陳列的「意見調查」;放棄專業知識,放棄資料梳理而作「戲仿式研究」之後,反抗了什麼建制?一份嬉戲問卷及一堆蒐集所得資料的單純展示又具有什麼抗衡主流論述的意義?

主動放棄「學術」態度的問卷被指控宣淫時,卻挪用「學術」理據自辯試圖為問卷重新包裝, 「學術」在此淪為詭辯的工具。實情這是以意見調查為名,派發避孕套為實的遊戲:這正是該版主筆白紙黑字寫下的。

消費禁忌符號

不管在或許未經同意下不記名披露個別問卷受訪者答案是否有違傳媒操守,將「問卷調查」所得資料純粹轉載,不經任何分析及注釋,所謂「讓讀者如實反映他們的性想像,藉此反思一元性論述」,不過是將五位受訪者的個人性想像作奇觀式展示,作為供讀者消費的材料。

以亂倫為例,簡單地說在主流意識形態是指父系親屬不能發生性行為,更加不能通婚。五位讀者對亂倫的想像(不是意見)如何挑戰了上述「主流論述」?沒有提綱挈領拆解分析,徵求個人想像然後原文照錄刊登,不過表現了「愈是禁忌愈要講」的勇氣而已。

最重要的是:當下為什麼要挑戰「亂倫作為禁忌」?學生報從未提供解說;亂倫如何成為禁忌都未見探討,就嚷着要帶領讀者打破禁忌,獨立思考何所用?這份問卷只做到藉着消費亂倫、動物戀等禁忌符號以製造話題宣示勇氣, 「討論」與「反思」欠奉。沒有原因沒有理據地對主流作出所謂「抗衡」,只是盲目的為反而反。

救世者的幻覺

學生報聲明「現今社會充斥着各種色情資訊,大學和師長卻對性三緘其口,是極為不健康的狀况。」如果成立「情色版」的目的是要抗衡大學對性的寒蟬現象,指出問題不是最為迫切嗎?但從來不見學生報對擁有性別研究課程及不同情色相關通識科目的中大以至社會上的「不健康狀况」有何批判或進言。

醫學界的吳敏倫教授自八十年代在龐大輿論壓力下高調推廣性教育,致力為同性戀及多元性向去污名化;顏松銘醫生、吳穎英醫生等人多年來在廣播媒介中為基層市民免費解答性疑難,都以開放態度著稱。然而學生報卻主動排斥醫學論述,反問「經過消毒的象牙塔口脗究竟排拒了什麼社群?基層人士有多少能以這種語言表達自己性的經驗?」學生報大可質疑先行者的成效與不足然後破舊立新,但現在只憑一句空洞口號就將先驅者的功勞一筆勾銷進而矮化,這是漠視現實的無知,還是以為自己是唯一救世者的幻覺?

文章經編者刪節

阿某 said...

定秘細讀全文!

想跟大家分亨:

嘩,好多年前,我在晚間電台....
主持人和expertise共三人
一位女士說,我husband有問題呀?
主持說,你說呀:
女士說:我husband很喜歡在我sleeping時,
把banana放在我嘴唇呀,

各位,你估主持人和expertise如何答?

"恭喜你?好親密呀,你認為有冇問題呀?無就ok啦,你們40幾啦,好好呀,enjoy....下一位

如果現在,有冇complaint?why?

阿某 said...

吳敏倫教授當年還teach us buy穩陣的bed because it is more safety and supportive when we make love, and can more enjoyable.
i remember that, so this also affect my option to buy a bed.

question is: to accept all peopel to say out

Anonymous said...

question: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professor and student opinons and comments to buy condom??

bubu said...

頭先睇到新聞講,話有學生代表去律政司請願,要求政府唔好告班學生,又話告佢地就係阻礙新聞自由!嘩!大佬!咁做法簡直係防礙司法公正!呢單野再搞落去,好可能變成挑戰法律,挑戰社會道德,挑戰社會公憤嘅行為!真係估唔到今時今日嘅大學生,會有質素咁差嘅人!唉!真係無眼睇囉!

Florence said...

整餅怪人, 你的回應很詳盡,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由投訴聖經到馬力言論, 令我想到, 這個世界充滿偏執狂

阿某, 當然, 我贊成百家爭鳴, 但也關心言論是否達到原先的目的。你提出的例子, 很正常呢

港燦, 你好嗎, 近況如何? 祝一切安好。有機會在網上再見嗎? 你引述的文章, 很有意思, 一針見血指出問題所在

無名氏, 不明白問題, 不懂回答

bubu, 我又無咁悲觀, 他們的表現, 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特性, 而且大學生有叛逆的特權。只是擔心事情不知如何收科

Alvin said...

還好學生報在司法覆核中勝訴, 說明世上還有公理存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