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2, 2006

湊熱鬧

霍金訪港在即,全港報章嚴陣以待,狂刨《時間簡史》,聽丘成桐的物理講座,雖則幾乎無人得明白--Well,香港不像歐美,沒有專攻科學新聞的科學記者。大伙兒因為做新聞,才認真看霍金。

在霍金的記者會,應該提問什麼?I mean,與科學或物理相關的題目。我後悔才疏學淺,當年預科沒有好好的唸物理,如果派我去,一定口啞啞,這樣的記者會形同我的黑洞,吸入去,不懂走出來。

或者,我應該問問,怎樣才不會被人生的黑洞淹沒?救生圈在哪?

霍金,是否另一個楊利偉?來有蹤,去無影?輕輕的他走了,香港的科學界,不帶走一片雲彩。

*************

世界盃上周六凌晨的揭幕戰,並無搶走clubbing狂迷。微雨下的「喜喜」,依舊擠擁,濃烈的煙味,惹我討厭。

足球和喜喜,not my cup of tea,但我樂意見識。最難忘上屆日韓世界盃,邊趕稿邊偷看,偶爾傳來入球的歡呼聲,不像編輯室的編輯室,益發令人懷念。

上屆世界盃每晚8時開波,正值趕稿黃金時間。那陣子在舊報館,16吋電視放在高度及腰的矮櫃頂。開波哨子一響,大家齊齊靠攏小電視,湊熱鬧,尋開心。

最愛看同事的牙骹戰,以及專心看球賽的沉迷。偶爾總編輯出巡,大家連忙「走鬼」,對着電腦忙忙忙。不一會兒又在電視前集合,繼續興奮。

沒有一場球賽特別深刻,我懷念的是當日報館氣氛。不像平日般緊迫得透不過氣,日韓世界盃期間的編輯室,泛出人氣與活力,況且世界盃期間跡近沒有大新聞,人也輕鬆不少。

無奈是,我們與外界脫節,不知道街上冷清清,人人回家落吧看球賽,記者們只管躲在編輯室寫稿。從事新聞業的代價,就是如此。

4 comments:

Thomas said...

師姐,你會去星期二的PC還是星期四的講座?
如果是PC,好像篩選好的八條題目都在半個月前交給霍金了......(是看你們經濟說的)
如果你星期四來,到時就可以跟你相認了,
我也會去呢。

Florence said...

Thomas, 我兩個活動都無緣出席, 你就好啦!

至於相認,隨時都得, 你何時有空?

Anonymous said...

以前就坐在電視底下, 看罷緊接傍晚新聞的五凌鏡後就差不多是放工時候了, 這已經是很久很久的事, 那個年代好像也沒有稱編輯室的 (或者有, 只是自己不知人間何世), 現在驟耳聽去, 還以為是一個把編輯們集中一起工作的地方呢.

hu

Thomas said...

我星期二至四會比較閒(星期三例假,慘),找師姐你吃個lunch?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