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3, 2005

在柏林/香港走路

坐隧道巴路經九龍城,睡眼惺忪的我朦朦朧朧的,看見富豪酒店對面一片頹垣敗瓦,一顆心差點跳出來:那不是啟德機場大樓嘛?何時被拆掉的?那個賣車場到了那裏?我在機場關閉前後,好歹也到過機場做過幾次訪問!段段與舊機場有關的回憶層層疊疊,很不踏實,更加無法填補舊機場眼前那一片空洞.

無端莫名惆悵.待我前往九龍灣機電工程署總部,走在總部與展貿中心連接的天橋,落日映襯掛在天橋欄杆兩邊的舊機場老相片,更覺今夕何夕.

近日讀著也斯的「在柏林走路」散文集.也斯在柏林圍牆倒下後不久到達柏林,從前的地圖已失效,只好在柏林亂闖,走出柏林的新意義.後來,他再度踏足柏林,看到居民將院子翻修,露出外牆原有的紅磚,重認過去.我咀嚼著下列的文字

「我在柏林走路,老覺得自己在用雙腳走過一段一段歷史--不是博物館裏排列清楚一個時期一個時期的歷史,而是混在一起時空倒錯要你走過並且牽涉其中嘗試去理解出來的歷史.在這樣一個城市裏,建築物--或者其他文藝作品吧!--如何面對歷史?是把過去夷為平地新建大樓,還是像市中心的威廉大帝教堂那樣保存了過去戰火留下的醜陋疤痕提醒人不要忘記?又還是像福斯特新設計的國會大樓,保留了原來歷史的場地,但又加蓋透明的圓頂與它對話?

我走在佛德烈大道和菩提大道上,在古老堂皇的建築物旁邊廣場的空地上,無意中發現了地面上一個小窗口:原來這是一件精心的裝置藝術.我彎身從窗口看進去.這位當代藝術家叫我們留神眼前現實之外一個空間:在地面底下挖了一個空室,放滿空書架,那裏可容的書本數目正是納粹當年在這兒燒去的書本的數目,這空室中的空書架提醒我們當年被暴力焚掉現已不存在的書.是的,走過柏林,香港.或是任何其他城市的街頭,仔細留神,一定也可以看見不少大小不一的洞穴和隙縫,提醒大家從過去殘留到現在的種種暴力,不公和偏見.」


在柏林走路--也斯,頁83-84,牛津出版社


有點羡慕到過柏林不久的P.P喜歡柏林的新建築,我幻想這城市恰當地新舊交融,也擔心也斯當年所見的已被拆掉.讓我在這個聖誕,在香港走路吧.不少掀起動人回憶的建築,已灰飛煙滅,要我正視香港社會的高速更替,重新創造屬於這一個年代的回憶與見證,容不下感情與歷史包袱.

8 comments:

des said...

這個聖誕,你會走到哪裡呢?

瑮 said...

他的另一本《布拉格的明信片》,也好好看!!
他是我的老師,他是一個超級好老師。

male said...

"讓我在這個聖誕,在香港走路吧.不少掀起動人回憶的建築,已灰飛煙滅,要我正視香港社會的高速更替,重新創造屬於這一個年代的回憶與見證,容不下感情與歷史包袱."

This is brilliant and ambitious!!!

Florence said...

des, 我這個聖誕去了朋友的party......你呢?

瑮, 終於看完"在柏林走路"了,想像到也斯是一個細心博學的好老師,你真幸福

male, 關於走路的回憶,還有很多很多,希望將來有機會分享

水瓶子 said...

http://tripwriter.blogspot.com/2005/12/200512a.html
《水瓶子精選》2005/12摘錄您這篇文章,謝謝!

male said...

"male, 關於走路的回憶,還有很多很多,希望將來有機會分享"

I'm looking forward to listen!!!

Florence said...

male, 看來我遲些要談談干德道了

male said...

What? Pardo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