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1, 2013

留給港視編劇朋友的說話


香港電視失落免費電視牌照,我們一度擔心編劇阿帽。

曾與阿帽共事。成為編劇,是她的最大夢想。大約四年前,忍受著四位數字可恥月薪,她到大台追夢。無奈不敵現實,為了生計,捱不夠一年,她投進雜誌社懷抱。

我們笑她是小辣椒,不平則鳴,大情大性,為編輯室增添熱鬧與歡樂。私底下,我憐惜這位預科母科兼大學師妹,屈就現實放棄夢想。我出身財經與港聞,習慣一板一眼批判思考,相對阿帽那股八十後的不羈,天生的無限創意與天馬行空,不無啟發。

兩年前電視劇《怒火街頭》上映時,我們都愛取笑她,今集有無你份?其實,大家知道她參與編寫部份劇情後,都暗地追看,揣測那些對白出自她的手筆,又爭相拍下介紹她是編劇的字幕畫面,表面挖苦,實則含蓄地支持。

習慣做夜貓子的她,那一陣子,眼神特別篤定、自信。

一年多前,得悉她有機會到香港電視做開荒牛,再續編劇夢,我既興奮又擔憂。一直欣賞堅持追求夢想的人,慶幸她終於毋須做廉價勞工,也能發揮她的編劇才華;卻也擔心香港電視開台無期,終究燃燒她的青春。

阿帽是聰明人,在香港電視,有尊嚴地一圓她的編劇夢,如魚得水。所以,當我們得悉香港電視被封殺,氣憤政府黑箱作業,個人不敵權力高牆之餘,也格外痛心阿帽的夢,再一次無情地幻滅。

阿帽,別氣餒。這一刻,我們跟權力高牆角力,也許功敗垂成。可是,為了公義,抗議發牌黑箱作業隻手遮天,漠視民意,我們仍然會站出來,Stand up and speak out。

這,不單為了你的夢,也為了香港的未來。

行政會議審視免費電視發牌時,在無法提出合理理由下,無視前廣管局發牌給三個申請者的建議,以及顧問報告對香港電視的評價壓倒電盈,本身已推翻了政府一向由下而上的行政程序與法治,淪為長官意志話事。

再加上蘇錦樑祭出那堆避免過度競爭的廢話,如果不是為了那個不能說的政治理由而製造藉口,那就是政府政策大轉向,由積極不干預、崇尚自由市場自然競爭,變為插手市場維護既得利益者,企業之間有不公平待遇(unfair treatment),嚴重摧毀香港營商環境和核心價值,罪大惡極。

向權力高牆挑機,既捍衛公平公正公義,也考驗香港對一國兩制有多大堅持。

政改戰場就在不遠處。沒有民意授權的行政長官,連選擇電視也無法話事的惡果,我們嘗過了,官迫民返走上街頭。

阿帽,也許這些民怨沸騰的理由,你已聽過。我最想跟你說的是,別以為香港和創意工業已死,而自我放棄。失望是一剎那,自我裝備,瞄準出擊才是永恆。



回歸15年,幾乎每一刻,我們都以為香港跌到谷底。相信我,凡事也有臨界點,物極必反,你以為最絕望的時候,往往絕處逢生。

無人知道這一刻何時來臨。不過只要香港人,仍會為不公平與不公義站出來發聲,著緊捍衛僅餘的核心價值,香港仍然未死得。只怕我們麻木了,每事噤若寒蟬,香港就真係玩完。

至於創意工業與編劇機會,我短線稍帶悲觀,長線卻樂觀。然而這個戰場,不止香港,而是全世界。

或許網絡電視未臻成熟,單憑目前廣告收益, 不足以支持電視劇的製作成本。多得科技巨輪在轉動,傳統電視台的行業模式與壟斷,極有可能在未來十年大洗牌。當智能電視的介面成熟到,克服現行Apple TV、android等機頂盒或平板電腦影視Apps的複雜操作,收看網絡電視如選擇免費或收費電視台般輕易,師奶長者也可以自行操控,令網絡電視有望徹底普及化,滲透各階層,全球無國界發行,有機會得出新的經營模式(Revenue Model),突破目前網絡廣告收入有限的樽頸。

港視雖擬轉型為製作公司,節目買家仍有可能是網絡影視平台,透過網絡播放,新Business model更可能帶來來自全球的廣告費。阿帽,到時你編寫的劇集, 觀眾來自全世界,可能你還要幫手加插不同語言字幕呢。

智能手機花了十多年,走過這條Revenue Model變革路,相信新一代智能與網絡電視的新世界,大概不遠了。

塞翁失馬,機會尚在。阿帽,你的努力,不會白費的。一時的挫折,不過是人生旅途的磨練。抗議黑箱作業之餘,繼續堅持編劇專業,化悲憤為寫作力量。發揮才華的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大衛。挑戰權力巨人的戰場,從來要放長雙眼,出奇制勝。

延伸閱讀:

區家麟:王維基、大衛與歌利亞
評台:港視編劇馮冠芝:王維基-香港半澤直樹
主場新聞:徐緣:給王維基的幾點建議

2 comments:

Syreeta Sik said...

雖然不是寫給我,但能觸動我內心,大家一同努力吧。

Florence Lai 黎凱欣 said...

謝謝Syreeta, 大家也要努力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